金山四 - 第18章 18.哭,笑 华娱之分裂的男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我是不是和姓郑的犯克呀?”金三顺嘀咕道,然后一溜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交接班的时间到了,面瘫顺的健身时间他可不敢耽误。

    十分钟后,临近高冷金三顺独自出现在了酒店的小健身房,服务员也不知道跑哪睡觉了。见四下无人金三顺便带着耳机,开始了自己日复一日的健身计划,顺便练习毒舌顺写的歌。

    其实毒舌顺唱歌还行,ktv歌王的水准,只不过和面瘫顺比起来只能说justsoso.而且面瘫顺更喜欢,也更擅长抒情类的歌曲,感情细腻,唱功扎实,整个一个苦情王子。毒舌顺则是野路子,什么都喜欢一点,水平也很平均。

    “你停在了这条我们熟悉的街

    把你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

    我还在逞强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

    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开的时候

    我落落大方。”

    金三顺低沉的嗓音,如涓涓细流缓缓流出,却不知丧尸一般造型的郑双,跟到健身房门口停了下来。

    她过来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单纯的以为金三顺知道了她和张汉的事,想要拜托对方不要说出去而已。

    却不曾想听到了对方的歌声,自己的双腿就跟灌铅了一样沉重百倍,好不容易平缓的情绪,又开始汹涌起来,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可是对方还在继续。

    “思念在逞强不肯忘

    怪我没能力跟随

    你去的方向

    若越爱越被动

    越要落落大方”

    随着金三顺如同讲故事一般的歌声,郑双不禁回想起这几个月的经历,从初识,相恋,到猜疑争吵,再到刚刚的分手,种种思绪百转千折,终究汇成了两个字难过。

    我不是想要真的分手,反而是想挽留你。我只是想让你做回曾经的自己,那个爱热闹,爱自己,受人喜爱的张汉,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剧中人。

    “我没能力遗忘

    你不用提醒我

    哪怕结局就这样

    我还能怎样能怎样

    最后还不是落得情人的立场

    你从来不会想

    我何必这样。”

    “哇!”听到这里,郑双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哭声,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走下跑步机,金三顺拿着汗巾擦了擦汉,感觉到了异样的三顺,通过镜子才发现坐在门口,眼泪鼻涕哈喇子一起流的郑双。

    “喂!你出来,搞定他。”高冷颇为头疼对自己喊道。

    “我不喜欢年下,你自己来。”由于身体交换的原因,毒舌顺已经习惯了早睡,没好处还冷不丁被叫醒去做苦力,心情能好就怪了。

    “你给我记住。”面瘫顺擦了把汗,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哭了。相比这个,他宁愿安抚一只老虎。

    只不过他一直都是面冷心热的典型代表,于是他只能蹑手蹑脚,畏首畏尾的靠近了郑双:“那个,那个。”面瘫顺那个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憋出来。

    “别哭了,再哭就扒了你的衣服,非礼你。”正当面瘫顺愁眉不展的时候,毒舌顺终于站了出来,无他被高冷顺叫醒后,本就睡的不踏实,更是被这哭声听的他心烦不已。

    “呃。”郑双突然被吓了一跳,哭声倒是顿时停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

    “晤,哇!”郑双哭的更凶了。

    “你特么有病吧!哪有这么劝人的。”难得的,面瘫顺爆了粗口。

    “我要是能让她哭都哭不来,一个月不管我吃肉怎么样?”接过身体的毒舌顺讨价还价道。

    高冷顺:“半个月。”

    “成交。”毒舌顺闻言,兴奋的掏出了手机,对着哭的满脸花的郑双,就是一顿猛拍,并且还讲快门声和闪光灯开到了最大。

    “呜呜呜。”郑双正陷在自己的回忆里无法自拔呢!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个无良的大叔,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卖力的拍着,那表情简直开心的起飞,一边拍还一边念叨着:“发了,发了,发了。”

    “呜,你,呲,别,别拍我!”郑双虽然再哭,减智减防。但是也没傻到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乎,好不容易挣扎着爬了起来,又开始一边哭,一边追着金三顺跑。

    “嘿嘿嘿,发了发了发了。”金三顺哪里那么容易对付,百米11.5秒,体力还那么好,始终吊着郑双不让她掉队,也不让她抓到。

    “呼!哈!呼!”过了十分钟,郑双累的倒在了地上,也不哭了,因为不仅跑费力气,哭其实更费力气,尤其是女人哭,就感觉像是全身肌肉都在使劲一样。

    “呦,不哭啦!”金三顺笑呵呵的坐在了一旁的器械上,赶紧又补上了两张***。

    “呼,不,哭了!”郑双小胸口不停起伏,艰难的呼吸着。

    “想开啦?”

    “嗯!谢谢!”

    “不用谢,今天的事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

    “说了,不用谢。毕竟照片我是不会还你的。哈哈!嘿!”只见金三顺一溜烟的小跑,消失不见了。

    “我!”郑双胸口起伏的更加剧烈了,只不过,她是真的累了,好累,后来甚至就直接在地上就睡着了。

    “我靠,心这么大么?金三顺躲在角落观察了半天,见其真的没反应,这才幽幽的走了回来,然后将郑双抱回了她助理的房间。

    “这是,快先进来。”郑双的女助理三十岁左右,其实就是郑双的第二经纪人,见到郑双被金三顺抱在怀里,第一时间不是无脑吼,反而是冷静的将人让了进来。

    “怎么回事?”待金三顺将郑双放下,漂亮的少妇女助理冷着脸问道。

    “你知道她和那谁的事吧?”金三顺拐了个弯子。

    “她和张汉又怎么了?”二人的关系,女助理应该是知道的。

    “你家小艺人被人甩了,寻死觅活的哭晕在走廊里了。”金三顺凭借丰富的想象力,机智的回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那我替郑双谢谢你了,时间也挺晚了,我就不送你了,等节目结束了我们请你吃饭。”女助理显然不太相信金三顺的一面之词,两只胳膊抱着,波涛和气势都显得更凶了。

    而且她也不知道郑双和张汉谈恋爱的事,只是觉得有苗头,今天金三顺这么一说,所以他也炸了金三顺一手。

    “那好,别忘了,我喜欢吃肉喝酒,拉菲就不错。不用送,我走了。”金三顺一副做了好人好事的样子,然后开门滚了。

    “起来吧!别装了。”关好门,女助理迈开黑丝美腿抱着胳膊,小步回到了郑双床前:“没被占便宜吧?”

    “还装是不是?”经纪人显然也知道郑双的死穴,将郑双的鞋子脱掉,漏出了郑双精美的小脚和雪白脚腕,只是在其脚心上轻轻的拨弄了几下,郑双就笑着在床上打起了滚。

    “我错了,王姐。别闹了。”郑双在经纪人拖鞋的瞬间,就知道可能不妙,却不曾想自己居然这么不争气,连一秒都没挺过去。

    “说吧!还是刚才问题?他没怎么样你吧?前一段时间这个人风评可不怎么好。”王姐继续抱着胳膊,虎着脸问道。

    郑双自己挠了挠刚刚被瘙痒痒的地方,然后盘起腿,顺带着闻了闻自己的手,笑嘻嘻的说道:“你说那个他?”

    “刚才那个要蹭饭的混蛋。”

    “哦,没什么,就是我哭的太累了睡着了,被他看见就把我送回来了。”

    “好,那说说,你和张汉的事,我知道你家里有钱,娱乐圈混不下去,还可以回去继承家产。但是,你王姐我是个单亲妈妈,我还要养家,经不起你折腾。”王姐表情很是严肃。

    “对不起。我错了,王姐。”郑双低头道歉。

    “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是还想完成自己的梦想,那就好好干,王姐也好好帮你。如果,你还存着玩游戏的心态,那么我们就别互相耽误,我也不和公司说,你和张汉的事,我自己请辞,公司里有不少人想当年经纪人呢!”

    “我错了,王姐。我以后一定会认真的,我想成为令人瞩目的偶像,我还要替爸爸圆梦呢!怎么会轻易放弃呢!你就信我一次好不好。”郑双站了起来,抱住王姐就是一顿撒娇。

    “起来,摸完臭脚的手别碰我。”

    “嘻嘻,那就由不得你了。”

    “你个臭丫头,居然动老娘本钱。”

    “嘻嘻,好软。”

    “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