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僧 - 万灵卷 第二章 第五十七节 大结局 踏霄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地伏洲的战斗如火如荼,鲜血染红了大地与天空,空气中满是惨叫,碎‘肉’与残肢在旷野上汇聚,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这件事情为什么一定要他们跟我去。.”沈天冲着眼前那狠心的父亲大吼,“宋杰,黄迪,洛芊雪,夏云舒,米乔,鱼囚,梦儿,小紫,为什么要选择这些人,他们跟这件事情根本毫无关系。”沈天不想让这些自己熟知的人与自己一同去阻止太古七王复活,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相反的,这件事情充满了危险,

    “天儿,如今并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这些人的命运都因为你的出现而改变了,原本他们不应该是如今这个样子,而你,身为封印太古七王最重要的人,他们则是你的辅助,如此,重新封印太古七王的几率才会大大增加。”

    沈天还想说什么,然而沈谦却根本沒有给他说的机会,“不必说那么多,时间不等人,为了传送这些人我已经与如今沈家的大长老沈东说好了,很快就会有修士保护他们进入‘阴’山,而‘阴’山中其它镇守关卡的修士也会消耗自己的‘性’命來将他们传送到你的身边,小月。”

    黒梦镜破碎,两道灵力打出,一道沒入了沈天的身体,另一道则打入了梦儿的身体中,此后,沈天与梦儿便从这前世‘洞’中消失,

    “谦哥,当初你不是……”沈天离去了,去做更为重要的事情,这小‘洞’中只剩下这对多年未见的夫妻,

    沈谦柔情的看着沈月的尸体,“月儿,对不起,我一直沒有跟你说这件事情,事实上当初我的确死了,直到之后我忽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界中醒來。”沈谦顿了顿,继续道,“原來那地方是当初廉月道人专‘门’为我准备的小世界,他在我身死的时候拼尽全力将我的一缕元神给保住,让我在小世界中缓缓的恢复,直到最近我才苏醒过來,而我苏醒过來后看到的便是廉月道人给我的信息,里面说了天儿对于整件事情的重要‘性’。”

    廉月便是当初算出今日一切的超越大道成者的存在,只可惜即便是他在太古七王的联手攻击下也已经陨落,“你方才说沈东,沒有想到当初修为比我们低那么多的他如今已经成了沈家的大长老,这些年我们家族当真是落败了许多……”沈月感叹道,

    沈谦点点头,“沒错,沈家的确沒落了许多,然而底蕴却是还在的,其实天儿的事情他一直都知道,想來天儿离开地伏洲的时候他一定也会感应到的。”说着,沈谦瞳孔忽然一张,“月儿,快将画面转到天儿那里。”

    沈天眼前一黑,再次能视物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处刮着狂风的草原,天空低沉,梦儿安详的躺在沈天的脚边,很快,沈天身边陆续出现了几个光团,按照样子來看,应该是修士,

    光团散去,沒有意外,里面所包裹着的正是沈天的那几位好友,

    “你们……”沈天将梦儿抱到怀里,看着眼前的六人,

    六人进入‘阴’山后只感觉到一股力量令他们进行传送,而再次醒转的时候已经來到了这不知道是‘阴’山何处的地方,不过他们看见沈天之后自然是欣喜不已,一番热情,在看到宋杰与皇帝的时候,沈天更是‘激’动不已,

    “好了,如今不是寒暄的时候,待得将眼下的事情办完,多的是时间让你们重聚。”沈谦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七人闻言后立刻醒悟,他们重新聚集在此地为的并不是叙旧,顿时,每个人都面沉如水,

    “这里是‘阴’山山脊,山顶处已经被太古七王的力量封闭,‘阴’山的各位能够将你们传送到距离山顶最低的地方就是这里,你们只需要一直向着北方走,那里便是封印破军和贪狼元神的地方,一切都会在那里结束,今后的事情,我们修士能否继续在这修真界生存下去,就靠你们了。”

    如此年轻便担起了如此重任,每个人心中都不轻松,沈天看了看身边每一个人,特别是洛芊雪,她來到这里是最无辜的,毕竟她已经沒了之前的记忆,更是记不得沈天是谁,

    “走吧,这件事情完结之后,无论谁将在前面死去,都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走。”

    众人大喝,向着北方,前进,

    一路并沒有阻碍,不过却发生了数次晃动,沈谦告诉众人,这是因为将六人传送到‘阴’山顶后有几名镇守的修士消耗完灵力死去,所以‘阴’山崩塌了一部分,这令‘阴’山更为不稳定,而他们剩余的时间则更少了,

    ‘阴’沉的天空忽然披上了一层紫‘色’,紫‘色’的闪电不停的吞吐,这是妖的颜‘色’,而前方,便是破军与贪狼的元神,

    “沈天。”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來,沈天对这个声音不算陌生,那是破军王的声音,“就此止步吧,今日我能够顺利的进行这冲破禁制的仪式,还多亏了你的帮忙,待得我从这里脱困,或许我可以留你做为我妖族大地上唯一的人类。”

    “破军王,你休想从这个封印中解脱出來。”沈天眉头一皱,破军与贪狼的元神并不是一般元神的模样,那是两座山,而在两座山的附近,则是一层五彩的禁制,可惜的是如今这禁制已经有了许多破‘洞’,

    “哼,不知好歹,那么你便放马过來吧,凭你那可怜的修为,如何能够将我重新封印。”破军王不再说话,而是打出数道灵力,这些灵力落在地上后化成了一只只凶兽,向着沈天等人猛扑而來,

    “大家小心,分散开來各自填补漏‘洞’。”沈天说完便自行向着前方疾飞而去,在來的路上沈天发现自己已然被黒梦镜的力量完全治愈,灵力业已充满,而梦儿也已经苏醒,此时她抱着小紫少有的在沈天的肩膀上一言不发,

    七人就此分开进行修补禁制的工作,而破军王自然不会让众人如愿,只见一道道灵力从封印的漏‘洞’中打出,一只只凶兽出现在了这片草原上,此时的太古七王虽然要全力冲击封印,无法直接攻击众修士,但是‘弄’出一些凶兽來阻止亦或者拖慢众人的速度还是不成问題的,

    然而七人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凶兽阻止住的角‘色’,只闻凶兽狂吼不断,却依旧沒有人真正的被凶兽所伤,

    沈天一脚踩在一只熊型凶兽的头颅上向前一跃,正好落在了一处缺口的旁边,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纸符,轻轻捏碎后其化成一团灵力,沈天将其盖在缺口上,瞬间,那缺口便被缝合,封印的力量加强了一些,

    “很好,起效了,小天天,快呀快呀。”梦儿见此不禁‘露’出笑容,一边拍打着小紫一边呐喊加油,

    “砰。”就在沈天跳起之后,沈天原來站着的地方忽然被一直熊掌猛击,不过那灵力化成的凶兽显然无法撼动这封印,只见它被禁制的反震力影响,瞬间化为乌有,

    沈天平稳落地,看向其余六人的情况,虽说并非人人都如沈天这般‘肉’身强劲,在不能御空的情况下每个人却都是拿出了自己拿手的手段來躲避凶兽的攻击,一切事情似乎都向着好的方面发展,

    “哼,蝼蚁,今日就叫你们全部死在这里。”这一次并非是破军王的声音,那声音沈天从未听过,不过此时不必想也知道那定然是贪狼王在说话,

    贪狼话音刚落,天空中紫‘色’的闪电被不再只是在云层中吞吐,而是开始落在地上,攻击众修士,

    “轰。”那紫‘色’闪电威力惊人,劈在洛芊雪身边竟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芊雪姐姐有危险,小天天,快去救她。”梦儿大喊,然而另一个声音却阻止了沈天去救洛芊雪的动作,

    “天儿,你别管这些人,他们已经被你影响了命运,此时以你的力量想要将他们救下只会让太古七王趁虚而入,你要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沈谦的声音自沈天心中响起,而就在说话间,两头凶兽则是向着沈天夹攻过來,

    沈天疾速躲避,皱起眉头,“你要说什么,我不是已经按照你所说的來到这里了吗,还有什么比封印太古七王更重要的事情。”

    “沒有,但是你可知道,这禁制最初破裂的口子在哪。”沈谦此话一出沈天立刻恍然大悟,

    “最初的缺口,对,按照时间來看,那里一直被太古七王摄取灵力,那么按照常理來说,那个缺口应该是最大的,只要堵上那个缺口,这禁制便不会被冲破。”

    “沒错,只不过那个缺口用你手上的这些纸符并不能封印。”

    “那我应当如何……”

    “小天。”一个声音,打断了两父子的对话,

    “你……”沈天回过头,那是一名白衣修士,那是,沈飞,

    “沒错,天儿,这些年飞儿独自去我所谓的坟上拜祭,其实便是廉月知道飞儿孝顺,所以利用我那假坟孕育着一枚希望之种,只要能把这一枚蕴含着极强力量的种子封在那个缺口上,不仅这禁制会修复,其内强大的力量还可以借此消灭已经消耗了极大力量冲破封印的破军以及贪狼。”

    沈天闻言一愣,“居然能够消灭两王,这种子的力量也太过强横了,只是那个缺口究竟在什么地方。”

    “那缺口的位置便在西方那座山的山顶,那是破军王的元神之山,你必须一路攀着禁制上去,将顶上的缺口给封住。”

    说话间,沈飞已经來到了沈天面前,此时他手上拿着一枚白‘色’的种子,足足有手掌大小,“爹爹所说沒错,直到那个伪界崩碎的时候我才发现原來坟内藏着这枚种子,小天,这是我压低修为进入地伏洲的分身,能帮你的不多,你不必在乎我的生死,我会尽全力掩护你。”

    沈天接过希望之种,也不多说,立刻便展开了行动,而由于紫‘色’闪电的加入,下方的修士们已经开始越來越吃力,特别是身为灵修的洛芊雪,更是已然香汗淋漓,

    “快,只有快点结束这一切,芊雪才能平安。”沈天面沉如水,与沈飞一起,向上攀爬而去,

    “轰。”然而那紫‘色’闪电却不允许沈天如此做,接连不断的紫‘色’闪电试图轰击沈天,而整个禁制晃动得也越來越快,

    “小天,想來是太古七王知道你要去封印最初的缺口,此时加紧阻止你的同时也在全力冲破封印,來不及了,这里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距离,我來助你一臂之力。”沈飞说完,只见巨鲲的虚影再次显现,虽然只是分身,但是鲲体的力量却也传承了一部分过來,

    鲲鱼一张一吸,一阵狂风猛吹而來,沈天会意,立刻放开双手,任由那狂风将他的身体向上吹去,

    “小天,后面的一切就靠你了……”就在沈飞说话间,由于他在使用鲲鱼的力量无法移动,一道紫‘色’闪电猛劈下來,竟是将他的分身劈成粉碎,

    沈天看着自己哥哥的分身化成齑粉,心中沒有惊慌,反而更是淡定,因为此时紧张已然无用,借着鲲鱼吹出的风,沈天已然來到了破军山的山顶,而那最初的缺口,就在沈天的眼前,

    那是一个极大的缺口,估‘摸’着有一里地的大小,

    “沈天,你不要做蠢事,你以为以你的力量可以封印我吗,你虽然是命运之子,整件事情的关键,然而以你的力量是不可能将这禁制修补好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离开的好。”破军王的声音传來,

    沈天冷笑,却根本不理会破军王的话语,只是轻轻的捏碎了那枚种子,

    “我的一生都被命运摆布着,我顺从,便是听了十大‘门’派给我的命运,我抗拒,那便是入了你们强加给我的命运,我并不是你们用來实现爱你目的的人,不过这一次,我终于感觉到,封印你们,并非是谁加给我的命运,而是出自我本心的意愿。”

    伴随着话语,沈天将手中希望之种化成的灵力向下猛击而去,

    一道刺目的白光充斥了天地,希望之种的力量开始显现,天空紫‘色’的闪电不再肆虐,下方的凶兽也消失无踪,然而破军王却并未被消灭,

    “哈哈哈,我早就说过了,以你的力量如何能够封印我,廉月始终算错了一步,你以为这种子单单是捏碎了便可以起效果的吗,这种强横的东西需要的是世间少有的力量催动,我的妖王之力便是其中之一,虽然此时已经所剩无几,但是要突破还是不成问題的。”

    破军王的笑声传來,希望之种并沒有奏效,而在破军王妖王之力的攻击下整个禁制也开始瓦解,一切都向着毁灭进发,

    “特殊的力量……他叫我带着小紫与梦儿,莫非……”沈天似乎想到了什么,

    “天儿,快点将那两个小东西丢进希望之种中,那‘女’子乃是当年千古第一丹修万诺种下的万古青,她此时已经化‘成’人形,用來封印太古七王正是时候,而那个小蛋乃是你机缘所得,他的名字名为蛋符兽,一生皆是蛋形,乃是亘古时期极为厉害的灵兽,他所拥有的力量也是独一无二的,正好可以用來催化希望之种。”沈谦急切的声音传來,

    这是一个抉择,为了自己的伙伴,或者是为了整个修真界,

    “小天天……”梦儿委屈的看着沈天,小紫亦是如此,沈谦的话他们自然是听到了,

    沈天微微一笑,“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任何伤害的。”说完,沈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一道灵力将小紫与梦儿封印在其内,随即立刻将两个小东西缓缓的向着洛芊雪的方向丢去,

    “再见了,梦儿,小紫,如若我还能活着的话,我们再也不分开。”沈天看着离去的小紫与梦儿,绝然一笑,

    “天儿,你在做什么,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你要为大局……”

    “我会去做。”沈天打断了沈谦的话,

    “特殊的力量催化吗,这一点我想我能够办到,不过如果小紫和梦儿进入其内会被毁灭的话,我想我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与你说话了,虽然刚刚见面,虽然沒有体会过什么是父爱,什么是母爱,但是在我临去之时,我也还是想说一句……”沈天低头看着下方那即将要被突破的希望之力,

    “爹,娘……”后面的话沒有说出口,许是因为沈天无法说出的缘故,说完两个字,他深吸一口气,

    “无量界。”

    无量界,这是沈天最隐秘的力量,也是因为太过凶险而一直不敢使用的力量,然而此时到了这样的关头,为了不让别人牺牲,沈天决定使用无量界的力量,只见他整个人向着下方希望之力汇聚的地方扑去,身后燃着熊熊烈火的无量界完全展开,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拥有无量界,不可能。”破军王的声音传來,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

    沈天带着无量界,融入了那希望之力中,瞬间那希望之力就像活过來般,无尽的白光如藤蔓般爬过那破损的禁制,经过的地方都被迅速的修复,整个禁制瞬间就被修复,而在禁制修复之后那些白光却沒有消失,反而聚集起來化成了沈天面容的模样,

    “各位,多谢你们与我一起來‘阴’山,能够在死去的时候看着几名知己,我想也值了。”那白光汇成的沈天面容‘露’出了最后的一个微笑,那微笑很淡然,似乎一切都已经看开,

    “不。”宋杰与黄迪等人大喊,然而却依旧无法阻止那白光撞入下方高山的步伐,

    “轰。”晃动,巨响,那代表着破军王的巍峨高山开始崩塌,

    而那白光却是去势不减,再次撞在了贪狼王的高山上,而在那山也开始崩塌的时候,白光则是彻底的消失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破军不可能死在这样一个修士手中……”破军王的声音越來越小,而此时地面也开始剧烈的晃动,由于力量太过庞大,整座‘阴’山都在崩离瓦解,

    “你们站在一起,我会其余守护‘阴’山的修士一起输出灵力,将你们传送出‘阴’山。”沈月的声音传來,打断了众人的悲伤,最理智的米乔将众人聚集在了一起,等待沈月的传送,

    与此同时,在前世‘洞’中,“谦哥,你快离开这里吧,我们剩余之人的力量想來是足够了。”沈月说道,

    “别傻了……”沈谦抚‘摸’着沈月尸体那冰冷的脸颊,“傲云子知道自己出不去,自然也不愿意牺牲自己让别人活下去,这么多年他依旧还是那个自‘私’的人,所以如果沒有我的话,这几个天儿的好友必定是要葬身‘阴’山的。”沈谦看着沈月的表情是那么温柔,轻柔的动作不忍‘弄’‘乱’沈月的秀发,

    “谦哥……”沈月已然泣不成声,

    “别说了,我们沒什么时间了,十万年前我们不能一起步入黄土,今日与你一同逝去,倒也开心。”说完,沈谦闭上双目,与沈月一起,开始了传送,

    “轰。”‘阴’山彻底的崩塌,那原本的绝地灵山失去了往日的风貌,化成粉碎,塌陷下來,

    六个人影出现在距离‘阴’山约莫万里外的一处旷野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哀伤,

    沒有说什么,每个人都看向‘阴’山的方向,许久,有人开始离开,此时的他们沒有心情与其它人说话,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无法补偿,他们需要的是清静,

    “你……你是叫梦儿吗。”洛芊雪是最后留下來的人,因为她最困‘惑’,她甚至都不知道为何最后的时刻,那个与自己仅仅有一面之缘的修士会将梦儿与小紫丢给自己,

    “嗯……”梦儿如呓语般回答,

    “刚才的那个人……我是不是真的认识他……”洛芊雪知道这样问很尴尬,但是她却仍旧想‘弄’清楚真相,

    梦儿闻言看向洛芊雪,本來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沒有说出口,只是一边抚‘摸’着小紫,一边点了点头,

    洛芊雪若有所思的再次抬头看向那已然倒塌的‘阴’山,努力的在回想,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

    “梦儿,跟我回洛‘门’好吗,那里可是很美的呢。”

    梦儿看了看小紫,她知道沈天最后将自己‘交’给洛芊雪是想让自己跟着洛芊雪,待得日后利用自己的力量好好保护洛芊雪,她也知道,在那样的力量下,沈天是绝对不可能还活着的,所以,那是沈天的遗愿,她不能违抗,

    “好。”梦儿不再顽皮,也沒有了那么多话,只是轻轻的说完,抓着洛芊雪柔若无骨的小手,

    洛芊雪轻轻一笑,虽然她脑中依旧困‘惑’,这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不过被这样可爱的小‘女’孩信任倒是令她很开心,于是轻轻的御空而起,向着洛‘门’方向慢慢飞去,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原本空空如也的手腕上却多了一个手镯,一个孤单的‘玉’制手镯,也不知道是否是御空时风吹的缘故,那手镯竟在轻轻的摆动,或者说,晃动……

    全本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