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僧 - 魔影卷 第二章 第二节 推门入行(二) 踏霄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推门入行,破旧立新

    (二)

    玄火派,某处洞府。

    洞府不大,布置得也很简单,只有些日常需要的物品,一个白眉红发的老者正在洞府中闭目打坐,不时有火光在他身边泛起,突然,洞府内的气温急速上升,在老者头顶处出现了一个漩涡,在急速的旋转,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随着漩涡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洞府中灵气全部朝着漩涡中冲去,但是没持续多久,这个漩涡就停止了旋转,而刚才吸收的那些灵气,脱离了漩涡的吸力后,在老者的头顶散开,老者咳出一大口血,慢慢的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还是失败了,莫非我真是无法突破了么。”说着站起身,走出洞府外,望着天空,怔怔出神。

    玄火派,南苑。

    沈天这十天来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按照常理,这对于一个山贼来说,应该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但是此时的沈天却是乐此不疲,或许现在的他,已经忘却了自己云龙寨少寨主的身份,而已经把自己视为一个修士了。

    沈天的意识再次从高高的空中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长出了口气,意味深长的看着面前的这本修真入门—这十天里,他已经看完了这本书里的内容,对于里面记载的修真界的各种奇闻轶事,沈天是越看越入迷,但是奇怪的是,书中提到的都是各处地域,各种事物,对于修真的方法却只字不提。

    十天里,沈天陆陆续续的跟南苑的弟子见过面,尴尬的是,与沈天一批拜入玄火派门下的弟子中,沈天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哥—除他外,年纪最大的只有十二岁,而最小的,只有十岁。

    年龄的差距再加上柔柔这之前造谣沈天有神经病,让沈天与这些师弟们格格不入,但是有一个人却是每天都去找沈天,不用说,那就是刁蛮的柔柔小公主,这些天来柔柔没少来找沈天,按她的话来说,就是每日要过来看看这位小弟,其实就是来欺负欺负沈天,这当然令沈天对她更加的恨之入骨,但是这些天来沈天从惠云口中得知了柔柔的身世后,却也不那么讨厌她,倒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这个柔柔是苍火真人收养的孙女,其实柔柔也是可怜人,父母死于战乱,在荒野中被路过的苍火真人发现,于心不忍之下,带上玄火派,收为孙女。

    沈天回过神来,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看了看天色,时间已经接近午时,想到自己早上还没吃早饭,肚子便应景的咕咕叫起来,二话不说,推开房门,沈天朝伙房漫步走去。

    一路上也有四,五个南苑的弟子朝伙房走去,但是看到沈天大都没去打招呼,唯独一个例外。

    “喂,沈天,留步。”一个瘦小的少年边跑边向沈天跑去。

    沈天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这是南苑中唯一不把沈天当成怪物看的弟子。

    沈天回头对着黄迪一笑,打趣道:“小子,你这身子骨跑两步都要喘,要不要哥哥我教你几招锻炼锻炼筋骨?”

    “呼,我要是能练武强身,我爹爹也不会千方百计的把我送来这里修真了,爹爹就是怕我身子太弱,活不过二十岁,才不惜一切送我来的。”喘着气,黄迪讪讪的道。

    沈天没有再损他,来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他却发现,每个修真之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与黄迪边笑,一边慢慢走向伙房,倒也轻松快乐,不多时,小小的伙房就已经出现在眼前,袅袅升起的炊烟与山间飘散着宛若仙气的雾气形成显明的对比。

    此时正是吃饭时间,大多新入门的弟子都在这个时候来领取餐食—毕竟开饭的时间是固定,并且还不长。伙房只有一个小小的橱窗口,各人有条不紊的排队领着饭食。

    “哎哟,黄迪,你又跟这疯子在一起呢,正所谓物以类聚,看来你与他倒真是像同一路人呢。”嘲讽的声音从沈天身后传来,让沈天不禁眉头一皱。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是谁—在新入门的弟子中,此人是附近城镇里富贵人家的少爷,据说是送了大礼给人,这才上到了玄火派—这玄火派收徒的规矩,这些日子沈天倒也是知道了,玄火派由最高的长老到最底层的弟子分为四个等级,也是区分门派内弟子实力的一个标准,最高级的是燚级,职务一般是长老一类,燚级之下就是焱级,一般都是门派内的核心弟子,再往下就是门派内修为略有小成的炎级,而最低级便是火级弟子。

    玄火派每隔二十年便会派出十五个火级以上弟子入世寻缘,如果遇到天资良好之辈,便收入门下。想必那富贵人家的少爷的师尊定是炎级弟子,不然不可能为了些许好处而收徒。

    此刻听到那富贵少爷如此讥讽,沈天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威风,你这毛头小子,不是家里点钱,送了点礼,你能上到这玄火派?”

    “放肆,本少爷有名有姓,什么叫毛头小子,还有,本少爷是因为天资卓越,而被师尊看中,至于送礼,弟子送给师尊,那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哪像你,山野村夫,不知道是修了几世的福才会撞狗屎运撞上这玄火派来。”说话的人是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少年,稚气的脸上露出傲气,因为只有十岁,身体还未发育,此刻只能抬头看着沈天,双眼中尽是嘲讽。

    “啧啧,陈栋,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吹牛的能力倒是不小,就你还天资卓越?在我看来,你天生愚钝,娇生惯养,断断不是修真的材料,我劝你还是快点放弃修真之念,速速下山当你的大少爷好了,黄迪虽然体弱多病,但是其心性平和,却是比你好上几分,你不要以为他身体弱小你就可以任意欺负,我告诉你,从今天起,黄迪就是我沈天最好的朋友,你若是对他无礼,那么,哼哼。”沈天边说边用戏谑的动作摸着陈栋的头,最后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内含义却不言而喻。

    “你...”陈栋被气得身体都有些颤抖,想他在家乡的时候,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他陈家在当地算得上是只手遮天,而他又是极为得宠的小辈,从小便是横行霸道,今天被沈天这样以势压下,虽然气但是却不敢妄动,且不说沈天练过武术,就算没练过,一个正常的十六岁的少年也可以制服他,毕竟他并不是天生神力的力士。

    沈天还想继续开口调戏陈栋,这时候黄迪拉了拉沈天的衣服,眼神示意,于是沈天哼了一声,不去理会陈栋,跟黄迪领了餐食回到南苑各自的房舍。

    只是在他们离去时,一对恶毒的眼睛却一直狠狠的盯着他们的背影。

    玄火派,山巅洞府。

    此处山本无名字,但因玄火派在此开宗立派,自然而然是也改成了玄火山,整座山陡峭无比,自玄火派山门处到山巅,都充斥着灵气,而山巅处,最是浓郁。能在山巅拥有洞府的,其身份自然是玄火派中最高之人。

    此时,白眉红发老者站在洞府前,脸上一脸恭敬。

    “师弟,我早已说过,如此做与魔无异,叫你打消这个念头,为何你总是执迷不悟?”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洞府中飘出。

    白眉红发老者平静的道:“师兄,你可记得我们修真多少年了?”

    洞府中没有回应,白眉红发老者继续道:“你我师兄弟二人,自十岁跟随师尊修真,已经二百八十年,但从二百年前到达培元之境后,始终无法踏入那更高的境界,如今师弟我感觉大限将至,修为也已经有了退步的迹象,今日我冲击又再次失败,恐怕寿元更是无多,这是最后的一搏,如果成功,我则可多出三百年的寿命,能再踏入更高的领域也说不定,还望师兄你成全。”

    洞中依然没有声音传出,仿佛里面根本就无人一般。

    过了不久,白眉红发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决绝,道:“如果成功,我愿进入炽焰潭底层接受炽焰洗涤,净化魔念,保持道心,不入魔道。”

    说完这些话,白眉红发老者也不再说话,就这样恭敬的站在洞府门口。

    过了许久,洞府中终于传出一声叹息,之后一股温和的力量将白眉红发老者送回了他自己的洞府中。

    白眉红发老者知道自己的请求得到了批准,但是脸上却没有喜色,反而恶狠狠的自语道:“师兄,你不就是怕我修为比你高么,我们彼此斗了一世,你始终都不把我放在眼里,这次如果我能突破,我要拿回我失去的所有东西。”

    玄火派,南苑。

    “喂,黄迪,你在里面么,好无聊,一起去溪边走走么?”沈天站在黄迪房舍门前,边敲边对着房里说道。

    过了一阵,房门打开,露出黄迪疲惫的脸。他叹了口气,走出房间来。

    “你这是怎么了?看你样子似乎是刚从窑子里出来一样,筋疲力尽的,莫非是在房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沈天打趣道。

    “莫要乱说,我今年才十二岁呢,我刚才是在房里看修真入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完都会觉得筋疲力尽,而且很多东西总是无法记住。”黄迪说着便摇头叹息。

    “什么?!那本破东西你还没看完呢?不会吧,还会记不住其中的内容?我怎么感觉是想忘都忘不了呢?”沈天与黄迪并肩朝溪边走着,听到黄迪如此说,沈天惊讶道。

    “你..全都看完了?!这么短的时间?!并且还不会忘记里面的内容?!”黄迪听到后的惊讶比沈天更甚。

    “是啊,怎么了?这修真之物不是就应该如此吗?说来也奇怪,我平时记性虽好但是还不至于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但唯独看这修真之书却是有这个效果,果然不同凡响。”沈天耸了耸肩,没心没肺的道。

    黄迪嘴角抽搐了一下,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沈天,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怎么了?这个很奇怪吗?我觉得是你身子太弱所以记不住吧,有空我去打几只野鸡给你补补身子,这每天白面馒头,就算你身体好都给你吃出毛病来。”沈天认真的道。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溪边,席地而坐。

    黄迪发现沈天似乎真的不知道这修真入门的事情,便问道:“这修真入门是哪位长辈给你的?是惠云师伯么?”沈天与黄迪关系不错,沈天也跟他说了李子伟与惠云的事情。

    “不是,惠云姐姐自从那天带我去见了苍火真人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是那可恶的柔柔死丫头给我的。”说到柔柔,沈天不禁想起这些日子被她天天蹂躏,内心又是一阵诅咒。

    黄迪叹了口气,用与他年纪不符的老成语气道:“看来是柔柔师姐忘记告诉你了,这修真入门虽说是给我们了解一些基础事项,但是同时也是一个修炼的道具,听我师尊说,是为了让我们锻炼心神,如果能把书中内容牢记到无法忘记的地步,那以后就可以使用识念了。”

    沈天听了后惊讶不已,道:“可以使用识念?但是我现在没有任何感觉,莫非是你师尊诓你不成?”

    “胡说,我师尊对我可好了,怎么会诓我,要使用识念,必须达到固本境界方可,而这本书,便是能使用识念的锻炼工具,我听师尊说,一般修士都是修为快要达到固本时才能全部记住书中内容,你现在尚未修炼便已经全部记住,只能说你是怪物了。”黄迪有点羡慕的看着沈天。

    “哈哈,这么说,我的天资必定是举世无双,小迪子,放心,等我修炼有成,一定会帮你一把的。”说到兴起,沈天站起来朝着前方胡乱的大吼起来。

    “帮我一把么..希望吧..”黄迪低下头,看不出喜怒,喃喃自语。

    沈天由于太过兴奋,也没注意到黄迪的情绪变化,继续如野人般在嘶吼着。

    “喂喂,你,吵死啦!再这样吵下去我就把你丢进水里让你冷静冷静。”柔柔不知从哪里出现,皱着眉头看着沈天道。

    听到这个声音,沈天回头看着柔柔,一脸坏笑道:“哟,柔柔小公主,来了啊,今天又有什么事啊?”

    柔柔听到沈天带有戏谑的声调,眉头皱得更紧,眯着眼睛道:“说了多少次,以后见到本姑娘要叫柔柔老大,你是不是欠教训了?还有,我来是好意通知你们,五天后,要进行入门仪式,别人都在房中苦修,就你们两个野小子跑来这里瞎逛,还要本姑娘特意来这里通知你们,你们可知罪?”

    黄迪听到后忙起身作揖,道:“辛苦柔柔师姐了,不知五日后的入门仪式需要准备些什么呢?”

    “哼,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帮我奶奶传话罢了。”柔柔道。

    “喂,黄迪,你不用怕她,有本天才在,这破烂小妮子,不出十年我就把她教训得服服帖帖,到时候我安排她给你端茶送水,你看可好?!”沈天对着黄迪摆了摆手,大大咧咧的道。他还没从喜悦中醒来,得意忘形往往得到的结果是…

    “哎哟,柔柔老大,柔柔姑奶奶,饶了小的吧,这大冷天的你要把我冷死啊…”

    沈天的哭号在溪边传开,时不时的伴随柔柔开心的笑声,黄迪则是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天色暗了下来,打闹声渐渐稀疏,而玄火山山巅下面的一处洞府,却有一双阴沉的眼睛,注视着玄火派的各个角落。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