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僧 - 魔影卷 第一章 第五节 欲成仙,断尘路 踏霄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肉文,点击进入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欲成仙,断尘路

    云龙寨,沈天房舍。

    寒冬的早晨,格外的冷,天刚擦亮,大部分人都还在温暖的被窝里与周公谈心,但沈天却是一个例外。

    他疲倦的从他的神宝阁中走出来,扛着一个大箱子,箱子看起来很陈旧,看样子已经用了很久,但是沈天却很慎重的拿着它。

    他轻轻的把箱子放在地上,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暗格,思绪万千,这个神宝阁陪伴了他很久,从他八岁那年开始第一次偷偷拿劫掠回来的东西回来私藏开始,他就有这个念头—要自己挖一个藏宝贝的地窖,于是便有了现在的这个暗格,也就是神宝阁。

    沈天叹了一口气,一跺脚,将暗格的门关上,打开了那个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金银珠宝,他从里面拿出一个用玉雕成的小人,那个小人很残破,少了一截手臂,怎么看都是这个箱子里最不值钱的东西,但是沈天只拿了他,然后关上了箱子,看着这个玉制小人,陷入回忆。

    这个玉制小人,是莫云龙这十六年来,唯一送过给他的东西,他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是因为自己在下山行动时受了伤,那次伤很重,险些就是要救不回来了,请了很多个郎中,都是要莫云龙准备身后事,大家看见这么多大夫都这样说,渐渐的,也都失去了信心,沈天弥留之际,对莫云龙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莫云龙送他一件礼物,莫云龙自己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于是拿出这个玉制小人,放在沈天的手心里,当时的沈天就这样紧紧的抓着玉制小人,昏睡过去,当大家以为他就要不行的时候,第二天,沈天的伤势居然开始好转,这件事情全山寨的人,包括他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大家只能归结于是上天不收土匪,让他继续在这里祸害人间。

    想到这里,沈天笑了笑,那笑容与往时的不同—充满了纯真与温馨。沈天郑重的把玉制小人放进怀里,站起身来,最后深深的扫了一眼这间他住了十几年的房子,扛起箱子,大步走了出去。

    这一个晚上,沈天想得很清楚,堂堂七尺男儿,不能被太多琐事牵绊,虽然知道莫云龙和陈思对自己的不舍,但是为了以后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当山大王显然是不能的,虽说现在附近没有什么大的势力,官府也不来围剿,但是难保哪一天出现变化,而整个山寨都无法改变状况时,他们能靠谁呢?他隐约知道陈思与莫云龙为何会落草为寇,他们本都是官府中人,莫云龙是一个捕头,当时一个富家少爷奸杀了一个女子,被莫云龙抓了起来,按照律令,罪当问斩,可是那个富家少爷家里势力很大,花了很多钱疏通关系,买通了所有人,唯独只有莫云龙不肯收受贿赂,这让所有人都对他又恨又怕,于是官府府尹就与各个差役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栽赃嫁祸莫云龙,说他收受女子父亲的贿赂,想要加罪于富家少爷,将他革职查办,之后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富家少爷被无罪释放,而女子的父亲因为蒙受不白之冤,又经历老年丧女之痛,忍受不了这般痛苦,在一颗老树下,上吊自杀了。这是一个悲剧,更悲剧的,却是一个反对收受贿赂的人,却被以同样的罪名革职,而这个行贿的人,居然是一个靠一亩三分地过活的农家老人,最悲剧的,却是大部分人,都相信了这个天大的谎话,那些不信的,也是缄默其口。

    而陈思的身世,跟莫云龙也颇为相似,他比莫云龙年长,莫云龙刚是小孩时,他便已经考上了状元,还颇受当时皇帝的器重,给予重任。但是不幸的是,在他上京路上,一伙山匪得到消息有一队商队要经过他们山头,于是他们准备大干一场,但是那个商队却因为某些原因,延迟了出发时间,山匪等了很久,等到陈思上任的队伍,山匪以为是商队为了混淆耳目而故意扮成官差,于是阴差阳错之下,陈思上任的官队就被杀了个一干二净。陈思九死一生下,躲在死人堆里才躲过一劫,但是也是受了很重的伤,好在附近一个小村庄有人路过救了他。两年后,陈思的伤痊愈,可就在那时,旧帝驾崩,陈思进京想见新皇帝,却吃了闭门羹,他找遍了当时他见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但都对他避而不见。最后他从一个小官那里听说,原来是新皇帝的宠臣有一个亲戚,看上了原本属于陈思的那个官位,正好他又失踪,于是使了手段,便将官位夺了过去。现在他贸然出现,如果有人接见他,那就是与那宠臣过不去。知道了这些,陈思对官府之事心灰意冷,他年幼时父母双亡,靠叔父养活,那时便努力读书,希望能改变命运,之后叔父也病死,靠着叔父留下的一点积蓄,艰苦的挨到大考,但现在却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索性回到那个小村,打算平淡的度过余生,过了十几年的平淡日子,小山村里村民都很朴实,但是却无一人与他有共同语言,陈思平日没什么,但其实却也是很清高,很多上门提亲的村里姑娘,他都看不上眼,这样的性格下,村里人表面对他虽足够尊敬,但背地里却对他怪话颇多,他也不去理会,但他最遗憾的,就是人活一世,无一知己,实在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但是机缘巧合之下,与莫云龙相识,相谈之下顿时茅塞顿开,感觉相见恨晚,虽是忘年交,但是也彼此惺惺相惜,于是,便有了云龙寨。

    沈天知道,只有成为了仙人,才能为他们出一口气,活到他们这个岁数,也只有这些抱憾终身的事情放不下了。于是打定主意,不管是为了自己,亦或是为了陈思与莫云龙,这一次他都要去跟仙人学习仙法,只有自己有实力,才能在这个世道有话语权!但沈天不知道,修真之路一旦踏上,原本怀揣着的梦想,几乎无一可以实现了。

    想着这些,沈天走到了莫云龙的房舍前,他轻轻的放下箱子。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私藏的财物,他知道自己交给莫云龙,莫云龙肯定会分给山寨里的兄弟,也算是自己给他们的礼物,虽然平日里贪心,但是在他心里,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却是无价的。沈天深吸一口气,对着莫云龙的房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又向着陈思的房舍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时,看了一眼刚露出一个小脸的太阳,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沈天的身影慢慢的消失,房门轻轻的打开,莫云龙走出了房间,看了看地上的箱子,这一刻的他,仿佛不是那意气风发的山大王,就连那直挺的腰杆,似乎也变得弯了下来,莫云龙默默凝望着沈天离开的方向,许久,许久。

    云龙寨不远处,小潭边。

    冬天的太阳终于还是懒懒的爬了出来,阳光再次普照在这片大地上,惠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宁静的景色,碧潭,绿草,翠树,偶尔两声飞禽的鸣叫,再配以温暖的阳光,此刻的她,实在不愿回到那枯燥的门派内修行,她想化作一只蝴蝶,活泼畅快的在这山林间游荡,哪怕生命短暂,却绽放出最绚烂的光芒。

    思绪万千,但是他的识念这时候却发现一个人正走向她所在的地方,她微微一笑—她已经感觉到来人正是沈天,她站起身来,走到潭边饮了口清冽的潭水,好整以暇的望着沈天来的方向,默默的等着他。

    沈天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此时的他,脸上凝重无比,仿佛心里有块大石头压着,让他喘不过气来,当他来到小潭边,看到惠云正微笑的看着自己时,他先是一愣,随后更确定了自己修真的决定—他要变强,他要改变自己和自己亲人的命运!

    “想好了吗?”惠云依旧微笑,轻声道。

    沈天没有回答,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之后便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惠云看到这一幕,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自己提出带他踏上修真之路的提议,似乎把一个原本可以欢快生活的少年,带入了无底深渊,她这一刻似乎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但随即便强行摒除了这个念头,毕竟此去,眼前这个少年还不一定会加入门派,要知道,修真之路,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踏上的。

    “上路吧,这次,带你御空而去。”惠云说完,一手抓着沈天,脚下一跃,便踏上空中,火焰围绕在她身子周围,将她和沈天包裹在里面,浮在空中,上一次沈天被这样的火焰包着时,是在惠云与那黑影斗法时,当时的他看着这种仙人间的战斗,早已忘却了身边之事,并没仔细观察这火焰,现在再次被这火焰包裹着,他仔细一看,似乎这火焰是活的,隐约还可以听见火焰发出欢鸣。

    惠云看见沈天原本凝重的表情被好奇代替,心里不知为何,居然觉得好受了点,便笑道:“以后你也能施展这仙法,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行的。”

    沈天听闻后,重重的嗯了一声,惠云一笑,带着沈天,朝着北方飞去。约莫飞了一个时辰,雾气变得越来越大,沈天一边惊叹着飞行给他带来的冲击感,一边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将来要如惠云般腾云驾雾,翱翔天际。

    又飞了不久,一座奇怪的山峰慢慢浮现,随着山峰渐渐清晰,沈天更是惊讶得张开了嘴巴—这山峰虽然与自己所见过的山峰区别不大,但是却特别的高,山顶处被云雾遮住,看不真切。山间的树非常的翠绿,绿得有点异常,并且他莫名的从那些树上感觉到一股气息,这气息令他神清气爽,在山腰处,依稀可以看到有很多瓦房,此时距离太远,看不真切,看到山门时,他又是一震,虽然距离很远,但是山门那块石碑上,散发出一股气息,居然直接在他脑海里投射出两个大字—玄火!再配上周围这雾气,简直如梦如幻。

    在这样的冲击下,就算沈天从小见过世面,也不禁感叹道:“这就是仙人门派啊..”

    惠云看到沈天这样的反应,想起了自己当时被师尊带来的情景,也是如他这般,吃惊不已,于是安抚道:“修真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只有这样,才能使修为提高。”

    沈天闻言,暗道忏愧,于是强装镇定,不再感叹,但是心里却还在不停赞赏着这里的景色。

    很快,惠云带着沈天降落到了玄火派的山门处,近距离看着山门那块花岗岩做的石碑上那两个大字,更是让沈天震撼不已,可就在这时,沈天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副画面,那副画面里,天上云层汇聚在一起,真可用云海来来形容,云层不停的翻滚,之后画面一转—他看见了一块黑色的大石头,从那黑色大石头上透发出来的气息,比刚才那块石头强了百倍不止,而最令他惊讶的是,那黑色大石头上有一个大字—沈!

    随后沈天脑袋转来一阵剧痛,随即变昏了过去。

    万里飘云汇聚,似群魔乱舞,聚之如东海蛟龙翻腾,涌动如狂,隐隐雷光摄人心弦,转眼间,那上书沈字的石碑突然又现眼前!

    呼!呼!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沈天从噩梦中惊醒,头还有点痛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现在在一间屋子里,陈设很简单,与自己在云龙寨的房舍没什么区别,只是,凳子上居然有人,一名女子!

    “喂,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莫非要对我不轨不成!”沈天抓起被子,抱在怀里惊慌的道。

    女子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他,眉头一皱,道:“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就这么傻了,一醒来居然说这些不着调的话,哎,我看还是叫人帮你送下山去好了,咱们这儿可不收傻子。”自顾的说着,便作势要走出门外。

    沈天闻言一急,忙伸手去拉她,但竟被她敏捷的躲开,她警惕的看着沈天,道:“喂,小流氓,你要做什么!”

    沈天此时仔细一看她,才发现是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她一袭黄衣,唇红齿白,樱桃小嘴,肤如凝雪,头发高高盘起,加上眉宇间那少许刁蛮的感觉,透出一股特别的美感。沈天随即耳根一红,眼睛看向别处,道:“你才是傻子呢,本天才比你聪明多了,对了,我为何会在此处?”

    女子闻言,指着沈天鼻子道:“就你这样的还叫天才?我可是听说你在山门看了一眼山门的石碑就晕了过去了?这里是惠云师姐给你安排的住处,我是她师妹,你刚才意图对我不敬,哼哼,要是我告诉师尊,定要把你双手砍下来!”

    沈天听到这话,联想到自己以前见过的那黑影,的确是无恶不作,再一想,会不会修真之人都是如此?立刻觉得女子所言甚是,自己得罪了她,看来这回是百口莫辩,还是脚底抹油的好,于是冲着女子咧嘴一笑,便跳下床直冲门口而去。

    但是沈天没走两步,便发现有一股力量把他举到空中,他顿时大惊,喊道:“仙子姐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你就放过小的吧,小的下次再也不敢啦,小的尚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襁褓中的孩儿,如若小的死去,岂不是造成人间悲剧么。”沈天醒来本就迷迷糊糊,被女子这一惊一吓,更是惊骇,于是连忙求饶起来。

    女子听闻之后娇笑,然后坐在床沿,看着沈天,手指不停上下摇动,沈天的身子就随着她的手指摆动在空中飞来飞去。

    这时,惠云推门而入,顿时屋子里三人脸色浮现出不同的三种表情,惠云先是一呆,随后微微一笑,沈天看到惠云的时候,脸上堆满喜色,仿佛看到了救星。而那黄衣女子,却是露出失望的神情。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