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万丈 - 第七章 二道贩子2 山村生活任逍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跑到离周定国能有两米远后周宇才呼哧呼哧地说道:“三叔,你干嘛踢我?”

    周定邦用手指着周宇气呼呼地说道:“干嘛踢你?以前我还觉得你小子很聪明,现在怎么就觉着你小子脑瓜子也不够用了呢?人家现在都是争着抢着要去大城市过活,你可倒好,越活越混蛋,那么好的大都市不待着要跑到这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你脑子被驴踢了是怎么着?”

    周宇苦笑一下,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回来还不到两天,二道贩子还没当成屁股就被踢了两回了,这还是自己老子没出手的情况下,要是被老爸知道了还不知道得被踢几回呢。

    不过要想当上二道贩子就必须先说服周定邦,于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三叔,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在县城搞运输,同时他父亲在县里的大市场有两个干货摊位,人家是搞批发的,生意做得不小。

    我就想能不能把咱村的山货收起来然后运到县里,这样也能多卖点钱不是?至于价钱我想一定比那些小商贩的高,就凭咱们村这些山货的质量一斤怎么着也能卖到三四十块钱一斤吧?”

    听了周宇的话,周定邦原本发绿的脸色慢慢地变成了白色接着又变得通红,激动地说道:“二狗子,你真得有这样的门路?真是太好了,你想什么时候开始收购?你放心,钱先不用你给,等你卖完后回头再给大伙儿钱就行。”

    看到周定邦的表现周宇不禁感慨万分:谁说当今社会没有公而忘私的人?眼前这位不就是么?一听说能为乡亲们增加收益连自己的侄子的前途也不管了。唉!东北银都是活雷锋啊!

    不过看到周定邦急切地样子,周宇还是毫不迟疑地吐出两个字:“马上!”

    五月末的周家村在一通广播之后马上变得鸡飞狗跳,各家各户把积攒了大半年的山货从地窖里拿了出来,大榛子、山核桃、松子、黑木耳、各种干蘑菇,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反正是只要大山里有的能吃的,几乎都占全了。

    周定国上午和老婆子吃完早饭后就上地里锄草去了,快到晌午时王桂兰怕周宇饿了这才催促老头子赶紧回家,可是当二人走到家门口时有些蒙圈了,这是个神马情况?

    只见大门口人满为患,堆满了柳条筐、苹果笼子、大背篓以及麻袋包,里面装满了各种山货,不时地还能见到推着车子往这边赶的乡亲们。而周定邦和村会计正带着几个村民小组长忙着称秤记账……

    凭着多年的经验,周定国断定这肯定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整出来的幺蛾子,就在他被满腔怒火紧顶天灵盖手脚变得极度痒痒时,王桂兰一个带有杀气的眼神把老头子浇了个透心凉,满腔怒火瞬间化为一缕青烟随风而去。

    在人群里巴拉了几下没看到那个小兔崽子,周定国来到周定邦跟前问道:“老三,你们这是做什么?那个小兔崽子跑哪去了?”

    周定邦一看是自家二哥,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并且一再保证即使二狗子卖不出去也不会让孩子赔,大不了大伙儿再拿回去罢了,反正都已经过称记账了。末了周定邦告诉他二狗子提着一袋子山货到县城去找朋友了。

    周围的乡亲们也劝说着周定国,“二哥,你可不要上火啊,二狗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这小子小时候是混账一些,可是心地绝对善良,是个好孩子。再说二狗子这次可是在帮助大家,即使买卖做不成了我们也不会怪他的,感激还来不及呢!”

    事已如此发火也没有用了,不过周定国夫妇倒也不是特别担心,乡亲们说得对,自己儿子虽然有些混账,但是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做的,更何况这小子在大都市还呆了好几年,不会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

    尽管做事风风火火、一身虎胆,但是此时的周宇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妈的,自己有个屁的跑长途的朋友,不过干货贩子倒是认识一个。”

    刚开始周宇只是想为乡亲们做些好事儿,寻思着弄个千八百斤的山货装进空间来县城看看再说,所以今天早上就给自己的死党张强打了个电话,张强表示只要质量没问题一斤能给到四十到六十块钱,没成想实际情况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一听说二狗子能把山货卖出大价钱,乡亲们把家里的库存都搬出来了,要知道周家村三百多户,这一家几十斤合在一起最少也是一万多斤,试问谁能一下子收购这么多的山货?

    但是作为周家村的爷们那绝对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话来就得做到,于是心里没底的周宇只好坐上了周定军的大马车来到太平镇,打算在这里坐客车到县里见见老同学张强。

    张强是周宇高中时的死党之一,高考后考了个大专,毕业后在家里陪着老爸张伟一起做起了干货买卖,听说这小子在县里开了家卖干货的实体店,周宇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小子身上了。

    坐在大客车里,周宇给张强又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电话另一头一身肥膘的张强是哭笑不得,“这个世界怎么觉着有些颠倒了呢?老大不是在明珠呆的好好的么?什么时候干起二道贩子了?而且由原来的千儿八百斤一下子就干到了一两万斤?他娘的还真是个大买卖啊!我嚓!一次性进货一两万斤自己会不会被老爸抽死?唉,为了老同学死一次就死一次吧,但愿老大的山货质量能过得去,否则自己下半辈子只能喝粥了。”

    在县城的长途客运站,有些肥胖的张强狠狠地抱住了刚下车的周宇,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大,你说你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敢一次性捣腾一两万斤的山货?你他娘的哪里是我老大,简直就是我的活祖宗啊!告诉你要是我这一单把裤衩都赔掉了我就天天到你家蹭饭吃!”

    周宇把这个碎嘴子从身上推开,这大热天的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像个什么样子?而且这家伙身上流出的根本就不是汗而是油。

    “行了强子,别和我磨叽了,咱哥俩我还不知道你?这是样品,随机抽取的,你先看看质量怎么样,要是吃不下就别接,我再到别处看看,你也不用为难,这些都是乡亲们送来的,不行的话我再费点事还回去就是了。”

    周宇一边说着一边从一个布口袋里抓了两把山货递给张强。

    看着手里的干蘑菇和黑木耳,张强的小眼睛一亮,这绝对都是山货里的上品啊!还有这山核桃、松子儿和野榛子的个头还真不小,就是不知道里面果仁的饱满程度和味道怎么样。

    于是这家伙把一个野核桃放进大嘴里,只听“嘎巴”一声,平时需要用石头才能砸碎的野核桃愣是被这家伙咬碎了,只见裹着一层褐色薄皮的果仁紧紧地贴在外壳上,显得异常饱满。

    张强掰了块核桃仁扔进嘴里嚼了几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按照刚才的法子把松子儿和野榛子也尝了尝,然后这厮满脸通红地对周宇说道:“老大,这些都是你们村的乡亲们弄来的?乖乖,这品质好得简直不得了,我们店里这样品质的山货几乎就没收到过,这回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兄弟的裤衩应该能保住了,你也不用担心你家的粮食不够吃了,哈哈。”

    看到张强这样说周宇也是很高兴,要是这一单真成了,那就是三全其美了。于是对着张强说道:“强子,这事儿你能做主么?我看还是给你家老张打个电话比较合适。”

    张强想想也是,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大声说道:“老头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干了笔大买卖,进了不到两万斤的山货,品质那是刚刚的,够我们一个月的销量了。我现在在客运站……”

    说到这儿张强就听到电话里“扑通”一声,把满身肥油的张强吓了一大跳,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杜鹃啼血般的声音:“张强,我勒个你大爷的,你小子刚才说什么,进了两万斤的山货?你是想把我这点家底给败活光了才高兴么?告诉你要是把老子惹急了老子把你踹出家门再找个小的给老子重新生俩带把的,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去吧。”

    周宇一直在旁边听着,想笑又不敢笑,只能一直吧唧着嘴。

    张强的胖脸此时已经变成紫茄子了,老大还在旁边听着呢,丢人啊,太他妈的丢人了,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于是这小子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冲着电话大声说道:“老家伙,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还没看到这些山货的品质就冲我发什么火儿?还有你刚才说什么要找个小的再生俩带把的?张伟,你给我等着,看我不告诉我妈去,到时候我看咱俩谁喝西北风!”

    周宇彻底无语了,这得是多么极品的父子俩啊,于是把手捂在脸上,心里不停地念叨着:“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听到电话那头哑火了,张强得意洋洋地又说道:“唉老爸,你说你这暴脾气把我都给带坏了,实话跟你说吧,这单货是我老大,也就是周宇介绍给我的,东西都是他们村的乡亲们到大山里采摘的,原汁原味的大自然风格,怎么样?这回你不用再吼了吧?”

    电话里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你个混小子,刚开始你怎么不把周宇说出来?否则老子能发火么?既然是周宇这小子介绍的,应该是很靠谱了,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