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万丈 - 第六章 二道贩子1 山村生活任逍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由于想着心事,夜里周宇翻来覆去地也睡不着觉,索性一个念头来到了空间里。

    空间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古朴与沧桑,到处都充斥着薄雾,但是周宇现在认识到空间不仅是个移动仓库,最主要的是自己每次进来呆上一段时间后都能感受到全身从里到外似乎被洗涤了一遍,舒服得不得了。

    在空间里巡视了一圈后,周宇手里拿着两个小玻璃瓶,在大小两个土坑里分别取了点液体就闪身离开了。

    或许是昨晚在空间里呆久了再加上经过两年后头一次睡上了自己熟悉的大炕,周宇起来后就觉得浑身通泰,神清气爽,精神好得不得了。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靠,都八点多了,幸好没人来,要不真是丢死人了”。村子里的人都勤快,八点多钟才起来那是要被人笑话的。

    穿好衣服出了门,才发现老爸老妈正在院子里浇菜。现在只有黄瓜和韭菜下来了,茄子和西红柿也只是做了钮而已,其余的如青椒、芸豆等还没开花呢,太平镇附近入夏以来雨水少得可怜,要想蔬菜长得好只能人工挑水浇灌了。

    周宇和父母打了招呼然后拿着脸盆从水缸里舀了些泉水准备洗漱,看着脸盆里清澈甘凉的泉水周宇不禁一阵地感叹:自己这盆洗脸水绝对是正宗的山泉水,清爽甘甜,可比城市里用塑料瓶装着的什么矿泉水和纯净水强多了,但不同的是自己是用来洗脸和洗脚的,而城市里的人是用来喝的,要论这生活质量还真是没法说。

    洗漱完毕后,一家三口开始了早饭。稀饭是杂粮山葡萄粥,小米、红饭豆、松仁、榛子仁混在一起大锅煮,煮好后再放入洗好的新鲜山葡萄,再闷上五分钟就可以吃了。特有的米香、松子香,再加上野葡萄的酸甜味道,真正地使人垂涎欲滴,喝上几碗那才叫一个开胃健脾,使人欲罢不能。

    干粮是野菜饼子,利用采摘来的新鲜的野菜和上苞米面再掺点豆面,在大锅里贴上一圈,那叫一个香啊!而且这种野菜饼子也特别有营养,只是山里人不讲究这个,一切以吃饱为主而已。

    除了稀饭和干粮,还有两盘小菜。一盘是切好的咸鸭蛋,鸭子是自家散养的,经常在狼沽河里吃些小鱼小虾,蛋黄呈现出红彤彤的色泽,由于腌制时间久,蛋白质和脂肪分离故而有大量蛋黄油流出,入口香醇,咸淡可口,清香四溢,吃上一口在嘴里香地令人回味无穷。另一盘是小河虾干拌刺嫩芽,清新爽口,令人百食不厌。

    喝了两大碗稀饭、一个大野菜饼子,小菜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周宇本能的想再补个回笼觉,不过想想目前令人蛋疼的现状,还是抵抗住了这个小小的诱惑。

    周家村由于三面环山,再加上附近人烟稀少,所以村子近乎奇迹的保持了自然、原始的风貌。而周围的大山在附近居民的保护下一点也没有遭到破坏,所以大山里的资源特别丰富,村民每年都会到山里采摘黑木耳以及各种蘑菇,晒干后换点零花钱。

    至于收购山珍的想法周宇暂时没和父母打招呼,而是来找三叔周定邦。周定邦是太公的亲孙子,他老子也和周宇的爷爷一样为了周家村的建设活活累死了。同时周定邦是周家村行政级别最高的,村长书记一肩挑,像收购山货这种事儿找他最合适。

    周宇优哉游哉地来到周定邦家的院门口,还没进门呢,就听老太公在大发雄威,声音洪亮的不像话,音符欢快地跳跃到了周宇的耳朵里。

    “定邦你这个兔崽子,妈拉个巴子的你小子就是个废物!你说说你当村长支书多少年了?咱们村怎么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乡亲们兜里还是鸟蛋精光也没个活泛钱?这也就罢了,咱是老农民也发不了大财,毕竟还有口吃得,可是你吴爷爷他们几个五保户怎么办?

    他们当年打小鬼子的时候可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见着小鬼子挥着大刀片子就敢干他娘的,由于战斗多了身体自然会落下残疾,媳妇也没娶上,可是这老了老了怎么就不能有个安详的晚年呢?你让我怎么去面对他们?”

    堂堂七尺汉子的周定邦眼里含着泪花说道:“爷爷,我也想给他们一个安详的晚年,可是这得有钱不是?按理说像你们这些老红军老八路都是由国家养着的,可是你们当年拒绝了政府的好意想要自力更生把档案都撕了,现在我也没法去镇里申请啊,所以吴爷爷他们只能享受到五保户的待遇,可是这两年镇里几乎把这些人给忘了,我都找了七八回了,你是不知道啊那个**镇长现在一看见我就他娘的躲起来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太公其实也知道孙子的难处,可是当年为了国家和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这帮老兄弟就应该是这个结局么?心里难受啊!

    看到太公捂着胸口缓缓地坐了下来,周定邦差点没吓死,急忙上前敲前胸捶后背,老人这才舒服了点,叹了口气说道:“定邦啊,家里还有钱没?”

    “这几年存得两万块钱都花光了,只剩下周虎跑车攒下的八千块钱了,可是孩子也得找媳妇啊!”周定邦摇摇头说道。

    “可是你吴爷爷他们的病也得治啊,难道咱爷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这样受煎熬?”

    “行爷爷,我待会就去镇里把钱取出来给几位老爷子治病,孩子还年轻,钱没了咱在慢慢攒。”

    躲在门外的周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村里的这些五保户都是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不是老八路老援朝就是他们的遗孀,这些年他们的吃穿用度几乎都是周家村人紧巴巴凑出来的。

    为了帮助村里的十几位五保户,三叔家的钱几乎都花光了,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连三驴子跑车的辛苦钱也不放过。

    看到周宇悄无声息犹如鬼魅一般从院门外闪了出来,太公和周定邦一愣,想着刚才的话可能都被这小子听到了继而爷俩勃然大怒,毕竟这都是大人们应该承担的,让孩子听到这算怎么回事儿?再说如果传出去被那些五保户听到了他们还能去治病么?

    “二狗子,你小子刚才是不是在外偷听来着?不知道听墙根会长针眼的么?再说你走路能不能出点声音?想吓死我和你太公怎么着?我不管你偷听到多少反正你给我烂到肚子里就完事儿了,要是我在别处听到今天的事情,看我不揍死你!”周定邦硬着头皮恶狠狠地说道。

    周宇心里啐了一句:“靠,听墙根长针眼那是分情况的好不好?那得是偷听新婚的两口子好不好?就眼前这二位一个靠五十岁,一个八十多岁偷听他们说话会长针眼?三叔这是倒驴不倒架啊!”

    想到这里周宇嘿嘿笑着说道:“太公、三叔,您二位消消气儿,刚才的话我确实都听到了,不过我可不是故意的,本来我是想找三叔有点事儿的,谁知道就听到了。这样吧,我手里还有些钱,三驴子的钱你们就不要动了,我先拿出两万块给村里救救急,等咱村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给我好了。”

    看到太公和三叔想要反驳,周宇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太公、三叔,我也是周家村的一份子,这些事儿我也该进些义务,事情就这么定了,何况你们能找到比这好的法子么?”

    太公颤颤巍巍地说到:“行了,就照二狗子所说的吧,那几位太公从小也没亏了二狗子,既然二狗子有几个钱多出些力也好。这两万块钱定邦你先拿着给几位老兄弟治病,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说完狠狠地拍了拍周宇,叹着气走出了院门。

    看到三叔似乎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周宇笑嘻嘻地说道:“三叔,不要再想这些事儿了,实话和你说,我这几年攒了也有二十万了,所以两万块对我来说不伤筋骨。”听到周宇这样说周定邦长大了嘴巴继而心情才平复下来。

    “二狗子,你来找叔有啥事儿么?只要叔能办到指定给你办!”

    “三叔,乡亲们现在手里应该还有一些山货没卖吧?小贩给得价钱是多少?”

    可能没想到周宇问得竟然是这个问题,周定邦愣了几秒后回答道:“去年上秋时有些二道贩子就进到村里收山货了,去年的雨水好,山货的质量更是上乘,可是那些二道贩子们愣是给了不到二十多块钱一斤,你说这不是欺负人么?所以乡亲们几乎都没卖,只有几家特别缺钱的卖了一些,到现在都还在手里攥着呢。

    不过二狗子啊,你问这些做什么?你小子不会也想做二道贩子吧?我告诉你啊,你要是这样做别说你爸妈不能同意,就是太公和我这一关你也过不去!”

    周定邦刚开始的语气还不错,可是到了后来就变得严厉起来,这个熊孩子就不能做点正常的事儿么?好不容易考上了重点大学而且还在大城市扎下了根,这怎么又要当二道贩子了?”

    周宇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三叔,我在城里把工作辞了想在村里歇些日子,可是回来这一看吧觉得还是家里呆着舒服。

    你看咱这里青山绿水百花娇、蓝天白云鸟儿俏,这简直就是一个桃花源啊!”

    周宇刚诗兴大发想要再来几句,就看见周定邦脸都绿了,“嚓嚓”地在桌子腿荡着鞋底子,周宇一看苗头不对纵身就想往外跑,谁知道让周定邦一把给薅(发音:ha,一声,拽的意思)了回来,然后用荡干净的鞋底子照着屁股就踢了几下,周宇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挣脱了恶魔的怀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