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万丈 - 第四章 温情 山村生活任逍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宇小时候及其的调皮,村里人就按排行集体给他起了个小名“二狗子”。那时候谁家有一辆马车也是让人羡慕得不得了的事儿,更别说坐马车了。

    周定军那时候家里就养着马车,周宇一天到晚的跟在他后腚缠着要坐马车,可是人家也要干活啊,不能总拉着他吧?在周定军无数次的劝说无果之后,无奈地告诉了周宇的老子,结果当然是一顿胖揍。

    要是一般的小孩子揍一顿也就老实听话了,可是周宇是谁?那是越揍越勇,转而去欺负周定军的女儿丫蛋了,这一通闹腾之后周定军也怵了这小子。没办法啊,总不能每天都看着女儿受欺负哭哭啼啼吧?从那以后,周定军的马车就成了周宇的专车了。这也成了周家村的乡亲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军叔,小时候不懂事,您老就原谅我吧,对了,您抽烟。”

    说着殷勤地从包里拿出一盒玉溪抽出一根给周定军点上,可能一下子想起了周宇小时候的糗事,周定军哈哈大笑起来,笑了一通后擦了擦眼泪。

    “你小子啊,小时候真不是个省心的孩子,不过现在看你,不错,真得不错,在咱村你是这个。”说着举了举大拇指。

    叔侄俩说着话儿,马车到了周宇家的大门口,周定军在车上就喊了起来,

    “二嫂,快出来,你看看谁来了?”

    “得,败事有余呀!”

    周宇心里嘀咕了一句。本来想偷偷地进家,打枪的不要,要给父母一个惊喜的,谁知道让这一嗓子全给破坏了。

    这时候从屋里快步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黑白相间的头发,穿着一身宽松的农村大褂,脸色微黑,当看见周宇的一瞬间忽然愣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发出了一声因过度激动而走了音的喊叫,

    “小宇!”

    看着迎面而来的母亲,听着母亲因想念儿子而发出的喊叫,周宇原本还有点惶恐的心瞬间被一种浓浓的亲情塞满了,泪水在眼框框里奔涌着。

    “妈,是我,我回来了,你和爸还好吧?”

    一把攥住儿子的手,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上下打量着高大帅气的儿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佯装生气地说道:“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嫂子,二狗子回来就好了,你也别在那装了,赶紧让孩子回屋吧,这大热天的,要是晒着了你又要心疼了。我可是听我们家那口子说你想二狗子经常睡不着觉的。”

    本来是母子相见亲情迸发的时候,却让周定军这个直肠子加大嘴巴全给破坏了。王桂兰瞪了周定军一眼不让他说话,拉着周宇往屋里走去。

    “对了,他军叔,你回去把马车卸了就回来吃饭,这不小宇回来了,中午我多弄几个菜咱们庆贺庆贺,我儿子可是两年没有回家了。”说完狠狠地瞪了周宇一眼。

    周宇身子一猫,头一低,顺眉顺眼地跟在母亲身后。

    “嫂子,我就不来了,你们一家三口好好地团聚团聚,等改天我再来找国哥喝两杯。”

    回到自己的屋子,把东西放下,看屋里一切如旧,干干净净,和两年前几乎一点变化也没有,到处都充满着老妈的温情,周宇的眼睛又有点湿润了。

    换了一身宽松的t恤,穿着大裤衩,周宇来到了堂屋帮着母亲烧饭。看着正在杀鸡的母亲,挽起袖子就要帮忙。

    “去去,刚回来你不累啊,天儿热,快到外边凉快凉快去。”

    周宇家是五间瓦房,正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居室(北方农村一般都是这样的格局),靠西边的两间有一间是周宇的房间,另一间堆放着一些杂物,东边的两间中间打通,作为家里的正屋,父母亲住着。

    周家村土地多,荒山野岭的不在其数,加上三面环山,木材也不缺,所以各家的宅院都非常的大。周宇家的院子差不多二十米长,四周用大青石砌起来,院中间有两排葡萄架,青色晶莹的葡萄挂满了支架,两侧种着各色的时令蔬菜。

    周宇走到黄瓜架下摘了一根中年黄瓜,用水洗了洗,然后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一口咬下,一股清香瞬间充盈在口中,清脆甘凉,真是太好吃了,这简直就是夏日清凉解渴的避暑佳品啊。

    周宇闭着眼睛慢慢地嚼着,回味着。这和城市里注了水打了保鲜剂的黄瓜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家种的东西就是好啊!

    快十二点的时候,父亲周定国回来了,这个身材魁梧,全身被晒得黑黑的五旬汉子看到儿子也是高兴之极,打趣道:“儿子,你要是再不回来你妈可就真得了失眠症了。”

    “你个死老头子,难道你就不想儿子?是谁一喝酒就提到儿子然后就唉声叹气的?那可是我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能不想吗?”

    一看战争有升级的的意思,周宇赶紧打岔道:“妈,饭好了吗?我可是快一天没吃饭了。”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老头子还愣着干什么?快把桌子摆上,要是饿坏了我儿子我可饶不了你。”

    “儿子,你一回来爸就惨了,待遇就下去了,你妈以前可不是这么对我的。走,放桌子去,今天儿子回来了得高兴高兴。”老爸周定国狭蹙道。

    不一会儿饭菜就齐全了,桌子中间是一大盆松菇炖土鸡,上面撒了一些葱花香菜,一看就令人食指大动、垂涎欲滴。四周还有五个菜,分别是素炒土豆丝、小葱炒鸡蛋、黄瓜炒肉、炒花生米和炝拌刺嫩芽。另外在桌子边上放着一盆飘散着稻谷香味的小米红薯干饭。

    一家三口在葡萄架下坐好,王桂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小宇,妈不知道你要回来,要不怎么着也得让你爸去镇里割新鲜肉,再到狼沽河里撒两网弄两条鱼好好给你解解馋,今天先对付着吃,妈明天再给你弄好吃的。”

    简单的话语包含着深深地母爱,周宇鼻子一酸眼泪好悬没掉下来,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就大口地吃起来。

    土鸡被老妈用大锅炖得烂乎乎的,肉质细腻鲜香,再配上松菇的味道简直美味得不得了,土豆丝是老妈的拿手菜,周宇在南方待了快七年了从来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土豆丝。黄瓜是用家里的咸肉炒的,清爽中带着咸香。

    东北农村比较贫困的地方都有腌制咸肉的习惯,因为舍不得卖新鲜肉和保证来年一年都有肉吃,农民们在腊月杀年猪的时候会把大部分的肉用坛子腌制起来,等过了年没有什么油水了就开始陆续地吃咸肉。就算如此,在周宇的记忆中这咸肉也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毕竟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过日子是要细水长流的。

    看到儿子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老两口默默地对视了一眼,露出了欣慰地笑容。

    自己这个儿子虽说小时候顽劣了一些,可是为人真诚、心地善良、为人处世一点也不含糊,确实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至于这一次不年不节的就回来了老两口也想知道原因,可是儿子不说老两口是不会开口问的,毕竟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不是?

    “来小宇,别光顾着吃土豆丝,快吃个鸡腿,这咸肉也吃两块……”老妈王桂兰简直就成了儿子的夹菜师,恨不得儿子把这桌子菜全都吃了。

    看到老爸和老妈小鸡炖蘑菇是一口未动,只是夹了点黄瓜片和土豆丝就着饭吃,了解父母性格的周宇也没劝,要是说出来拍父母会觉得不好意思,也会加深他们的自责,要是有钱了至于这样么?

    周宇几乎是心里流着泪吃完了这顿饭,同时父母的艰辛与家里的穷苦更是刺激到他,看来应该做点什么了。

    吃过晌饭,趁着父母在院里歇凉的时候,周宇把两个大包从里屋拿了出来,这次回来周宇给老爸老妈买了两身衣裳,一双凉鞋。另外给太公和三叔周定邦夫妇以及族弟周虎也买了不少礼物。

    虽然嘴里埋怨着儿子乱花钱,可是周定国两口子那满脸笑出的褶子出卖了他们此时的心情,不管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关键这是儿子买来送给自己的,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事情么?

    看着儿子只是打开了一个包,周定国疑惑地问道:“小宇,那个包里是什么东西,快打开让我和你妈开开眼。”

    周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爸、妈,这个包里的东西可不是给你们的,让你们失望了啊!”

    两口子笑了笑,这个臭小子和自己爸妈还这么客气干啥?

    包打开了,里面全是南方的一些小吃,零零总总不胜枚举,看这包的大小这些东西怎么着也得有个五六十斤,也不知道周宇是怎么带回来的。

    “爸,这些小吃是给村里的老人和孩子们的,其实数量也不多,只能让他们尝尝鲜了。”

    周定国露出了欣慰地笑容,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儿子啊,你真是长大喽,这么远回来还没忘记乡亲们,不错,真是不错!等傍黑天凉快些你就给各家送去,让老人和孩子们也高兴高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