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知意 - 第七章 长姐想把他变成一个有趣的人吗? 海上晚来香,与君配成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据说当年的秦太子太思念故土,修建宫殿之时没有选择岛内避水的位置,反而临海而建,整个皇宫在方向上与内陆形成遥遥相望的姿势。

    所以,柴彧的船只搁浅的位置离皇宫并不远。

    宋长臻选了个风和日丽,海风怡人的日子让柴彧带宋云禾出宫,宋云禾自己又觉得别扭,打着劳逸结合的旗号,把宋长臻一起拐出了宫。

    “大臣们每日进出宫还能运动运动,偏你,年纪轻轻总关在屋子里,久了可是要长蘑菇的。”

    宋长臻近来已经习惯了她嘴里时不时说些奇怪的词语,听不明白也不追问,知道她是为自己好便都足以,“长姐自己可是想多出来走走?”

    “那是当然。”以前在科研室的小空间里待的太久,宋云禾实在对这碧海蓝天,苍茫大地向往的很。

    “所以长姐去看他们的船是为了出海吗?”宋长臻一语中的。

    “啊?啊。”宋云禾有点小尴尬,没想到这个问题来的这么突然,但也没对宋长臻撒谎,只是小心的打量了他的样子,嘴角弯弯,眉眼平和,不像在生气,索性问道,“长臻生活在海岛上,没想过出海吗?”

    “怎会不想,几百年来皇室的使命便是扬帆起航回归故土。”

    “造船渡海,很难吗?”宋云禾曾经坐的船舰都是航行宇宙,海上行船的记载都堪称古籍了。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问坐船来的人。”宋长臻目光看向前面人的背影。

    宋云禾瞅着前面拒人千里之外像块移动冰山的柴彧,小意的嘟了嘟嘴,“他都不愿搭理我,我不要去自讨没趣了。”

    宋长臻轻声浅笑,看得见的是宠溺,垂眼掩住的却是眼底深层的暗涌,“长姐想把他变成一个有趣的人吗?”

    “一个大活人又不是变魔术的道具,怎么可以我想把他变怎么就变怎么样呢?”宋云禾圆睁着大杏眼,想到自己以前被实验操纵的经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我不想,长臻也不要想,太可怕了!”

    宋长臻微怔,掌控人心,玩弄权术,把身边的人都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是多少上位者的乐趣,“可是如果不改变他,他就不会亲近长姐,长姐岂不更不开心?”

    “可是改变了他,他就不是他了啊。”

    宋长臻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宋云禾,脑海里响着的话像一声闷雷,“改变了,她就不是她了,吗?”

    “嗯,是的吧。”宋云禾些许动摇,实在是他此刻看她的眼神太过异常,他目光凝视着自己却又像失焦一样穿透到别处,仿佛一缕烟,近在眼前又缥缈虚无,让她莫名的心中隐痛,她拉着他的衣袖,转声唤他,“长臻,你怎么了?”

    宋长臻低头看着衣袖上的那只小小清瘦的手,仿佛又看到了云殿之中那个只能蹒跚而行的小丫头,他回过神来,眼前宋云禾的脸变的清晰,小心翼翼担忧的神情活泛的让人心疼又温暖,宋长臻抬手又摸摸她的头,“长臻觉得长姐就算变了一个人,却也是长臻的姐姐,所以,不是所有的改变都是错的,对吗?”

    宋长臻的目光太柔和,像在抚慰一只受惊的幼猫,宋云禾享受着,只剩下点头了。

    宋长臻莞尔,他应该明白自己要什么的,他也只能要这么多了。

    柴彧离着姐弟二人数米之远,却依然能将每一字都听的清楚,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俩人的相处,真实中透着诡异,宋长臻更似兄长,却又超乎兄长的情谊,或许是因为双生子,又是失而复得,一时间亲密了一些倒也能理解,但更让人在意的是宋长臻最后的那句话,看来查到的消息并无差错,真正有问题的确实是这位活过来的公主。

    如此,当日她浮在海上,全身被光亮包裹,引渡他们的船到此处,或许,并非偶然?

    柴彧对宋云禾执意要看船的举动又重视了几分。

    半倾斜搁浅在浅滩上的船比宋云禾所能想像的小太多了,目测不到三十米,船身全木制,但似乎还算坚硬,没有受损的痕迹,倒是船上的四个风帆断了三根,想来是因此在风浪中不能控制航行才搁浅的。

    不过,驾船的人应该是驭船非常有术的,不然这样的情况肯定早被海浪吞没了。

    但如此只要重新装好了风帆就是了,犯不着让那日的大胡子着急的吧。

    “柴公子,我可以到船上去看看吗?”宋云禾礼貌的征询同意。

    “公主不怕水?”柴彧看着浅滩上的海浪,要去船上,水能漫过她的肩。

    “我为什么会怕水?”宋云禾不明白,她又不是不会游泳。

    “公主请便。”柴彧比她更不明白,一个经受过海祭死里逃生的小丫头,居然一点也不畏水?

    “春日里水凉,长姐的身体还未大好,不益下水。”宋长臻拦住了正准备脱鞋的宋云禾,将人推回了柴彧身边。“还是烦请柴公子带我长姐上去吧。”

    “船身不稳,陛下也不担心公主会再掉进了水里?”

    “有公子在,自然是不担心的。”

    宋云禾实不喜欢他们这样内藏机锋的对话,扒拉开俩人就准备下水,结果刚抬脚,脚尖还没沾到水面,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就像某件货物一样被拎在了半空,耳边风声呼响,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斜面的甲板上。

    柴彧一松手,她还没站定的整个人就往一边倒去,一只大手便又拎住了她,面色为难又似不耐,“公主找不到别的游玩去处吗?”

    “我哪里是要游玩了!”宋云禾站稳身体,抬手很是用力的想要打开他的手,结果手臂坚硬如铁,瞬时又痛又委屈的红了眼睛。

    “我知道你对我的印象不好,讨厌我,我不是恬不知耻的人。看船自有我的正事。你放心,以后我不会缠着你的。”宋云禾心里实在有些气愤,她是个成年女性的灵魂,一时见着了钟意的皮囊,不过多看了两眼,又没有花痴的纠缠,更不曾做什么轻浮变态的事情,何至于要招这样的厌恶?

    长的好看就了不起?她没有尊严的吗?

    柴彧松开的手还停在半空,神情微异,欲言又止,他何时讨厌过她?他一个大男人,爱慕的神情看过太多,如何也不会和一个小丫头计较的。

    宋云禾没有等他的解释,悻悻然的扶着船桅寻着入口进了船舱。舱内物品多有散乱,应该是风浪中摇晃所致,宋云禾小心的东一脚西一脚的像是翻山越岭,走到船尾才发现真正的损坏所在。

    一根断裂的风帆桅杆自上而下的穿透了船舱,旋转而上的楼梯口有许多干涸的血迹,宋云禾站在扶拦往下看,什么也看不到,踮起脚尖,伸长脖子依然是漆黑一片。

    “要是可以直接扫描就好了。”宋云禾嘴上嘟囔着,心里有些想念那些可以照明,可以防身还可以偷懒的科技产品了。

    “滴,滴,滴。”脑子里突兀的就响起了熟悉又陌生的电子声音,宋云禾的眼睛一阵轻微的刺痛,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又眨了眨,再睁开,整个世界都变了样。

    “扫描功能已经开启,请选择模式,分层扫描,全息扫描,自动扫描。”电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晰无比,宋云禾在震惊中,结巴的选择,“自,自动扫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