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知意 - 第五章 你,你叫什么名字? 海上晚来香,与君配成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宋云禾气势汹汹的冲回了乾酩宫,院内的其他人已经散去,只有柴彧似有所等的独自站在原处。

    “你,”宋云禾趾高气扬的冲他喊道。

    柴彧微微抬头,眼中无波无澜,如长空皓月般静静的看着她。

    宋云禾瞬间便如一颗泄了气的球,弱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身后的灵雀险些笑出了声,咬着唇才一脸正经的蹦住。

    “柴彧。”

    “柴彧。”宋云禾品味着,精神又抖擞起来,“好吧,柴彧,现在我以公主殿下的身份命令你带我去见你们的船,不可以拒绝!”

    柴彧漠然,“看来公主急切想报恩的是我们的船。不过,公主殿下难道不知,没有皇帝陛下的旨意,我们是出不了这宫门的。”

    宋云禾自然是真的不知道的,转头眼神询问灵雀,灵雀点了点头,宋云禾偏头过去又轻声问,“为什么?”

    灵雀凑近悄声回答,“这是宫里的规矩。”

    宋云禾一脸疑惑却没有立即追问,回过头来再次看向柴彧,“所以,皇帝同意了,你就陪我去是吗?”

    “陛下的旨意,自有人带公主去。”

    “我就要你陪我去!”宋云禾无端的有些娇蛮,“你等着,我去找皇帝陛下。”

    宋云禾风一样的又跑走了。

    直到确定公主和侍从全都离开了乾酩宫,柴彧的神情才微有凝重,这位嫡长公主,与传闻中口不能言,行如幼儿,木讷痴傻全然不同。

    “东声。”柴彧唤道。

    “属下在。”走廊处出现一位十七八岁的布衣少年。

    柴彧微微抬头注视着远处最高的那座独塔,片刻后才吩咐,“你去云殿查实这位嫡公主的记录,一字不漏的回禀。”

    “是!”

    宋云禾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引起某人的怀疑,出了乾酩宫一路与灵雀又询问了许多这皇宫里的规矩,慢慢冷静下来,恨不得再经历一次时光穿越,回到没出自己宫殿的时候。

    “我刚才是不是显得特别不礼貌,无礼?”宋云禾神情懊恼。

    “奴婢不觉得。”灵雀习惯了宫里各个主子的派头,顶上还是小皇帝那样性子的主子,宋云禾这种根本算不上有脾气,“奴婢觉得殿下知恩图报,对他们很是礼遇。”

    “人家先是救了我,后又好言相劝不让我行为不端,我还一再的为难别人,唉,我是吃错药了吗?”宋云禾一点都没听进灵雀的话,面上十分颓然,“他对我的第一印象肯定不好。”

    灵雀看她神情,心思微动,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公主殿下,似乎对那位柴公子有些在意?”

    宋云禾噎了一下,她出生在情感炙热的星际时代,喜欢和爱恋都是开明奔放的事情,惊艳某一张皮囊,亦或是对某一个人有好感都是太过平常的事情,可在这里,却似乎关乎廉耻,她还记得刚才柴彧那句‘男女授受不亲’!

    “我不是在意他,是在意自己的形象,我是一国公主,言行举止可是代表着整个皇室,他是个外来人,如果以后出去了,告诉别人我小秦国的公主是这样的,岂不影响我国名誉?”宋云禾说的头头是道。

    灵雀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半信半疑,“公主殿下如果担心,可以不让他们离开啊,生死都在小秦国,便不会有这样的困扰了。”

    “这,不好吧。”宋云禾有片刻的心动。

    “有何不好?反正他们的船也走不了了,他们什么时候认识到公主殿下仪态端庄,我小秦国国富民强,公主殿下再考虑要不要放他们回去传扬,传扬。”

    宋云禾认真仔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灵雀几翻,确认她不是在讲笑话,是真心实意的建议,差点又一口气噎死,转了身直直走了。

    “殿下,咱们回东宸宫吗?”灵雀对自己带给主子的郁闷毫无知觉。

    “去见皇帝陛下。”宋云禾停下回头看她,甚是无奈,“你走前面带路啊。”

    灵雀一个机灵忙跑到前面去,心里却想着,这捉摸不定的心思,公主与陛下倒是一模一样的。

    小秦国先皇生前病弱,长年卧床,皇太子宋长臻又天资聪慧,自八岁上朝后,一天里有三四个时辰都待在御书房,如今登基亲政,除了每日里到东宸宫和宋云禾用膳,讲些趣事消磨一个时辰外,更是全天都在御书房处理政务。

    所以,要找人去御书房肯定是没错的。

    只是宫里的墙垣巷道又多又长,宋云禾走久了这身体还累的慌,歇歇停停的足足三刻钟才到。

    御书房外守门太监与另一个粉色宫装的宫女两边站,互相看不顺眼的样子,恨不得撕扯着打一架,也算是奇观了。

    “公主,那是太后身边的一等宫女。”灵雀悄声提醒道,“太后先到了。”

    “她不是又来让皇帝安排我祭海的吧?”宋云禾心中一惊,她自醒来还从来没见过太后,这个执着要长公主死的人,也不知是愚忠祖制还是继母的心思恶毒。

    “不管是为着何而来,陛下定然不会让她得逞的。”灵雀颇有信心,但让主子这种情况下见太后总是会受惊吓,“要不公主咱们先回去,晚膳时候见着陛下再提看船的事?反正搁浅了飘不走的。”

    “不能回去。”宋云禾态度却决然,又重复道,“不能就这样回去。”

    宋云禾是怕见到太后的,可是,里面的小皇帝小小年纪重负江山,眷念亲情,好吃好住好呵护的养着自己,自己却要临阵脱逃,这和背弃有什么不同?再者她以前就是太过懦弱才被人当做了实验体使用,如今新生,就决不能再卑微苟活。

    “我们能不能悄悄进去听听她来做什么?如果不是欺负人的事,我们就又出来,不让皇帝发现?”宋云禾对御书房的建造不了解,万一一推门进去就大家打个照面,那就尴尬了。

    不让皇帝发现?那是不可能的!灵雀权衡了一下阻扰公主和打扰陛下哪一个罚的更重后,违心的点了点头。

    俩人轻声的上了台阶,守门太监刚要请安,宋云禾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旁边的宫女却不愿听令,张嘴就准备出声,灵雀快如疾风,上前一指点到后脑勺的某处,人就倒下了。

    宋云禾看的一愣一愣的,然后唏嘘的摇了摇头,让太监将门开了个小缝,带着灵雀轻声挤了进去,躲在屏风后面偷听。

    “本宫知道陛下近日里心中不痛快,前日里打杀一个,昨日罚没一个,今日又拖走一个,都是奴才,本宫也都由着你。可是林太妃和刘太妃都是你父皇生前的爱妃,你怎么下的去手!”屏风后看不见人,听着声音清亮中气十足,想来身体健康正值年华。

    “父皇的爱妃自然是应该生死都陪着父皇的。”宋长臻回答的不痛不痒,“太后由着她们在宫里肆无忌惮的嚼舌根,不就是想借朕的手处置了她们吗?还亲自跑来问朕,做戏与谁看?”

    “你,你,,,”太后声音起伏,仿似气的不轻,“不过是因为她们说了两句你姐姐的闲话,你就将人都投进了海里,如今还赖到本宫身上!你好,好的很!”

    “朕自然是好的。”宋长臻像团棉花,什么话都能接下,“太后要喝杯茶吗?”

    “你不用如此讥讽本宫!”太后也是见招拆招,“先皇在世,你励精图治,虽年少但也知爱民如子,如今却动辄得咎,随意生杀,暴虐成性,哪一样是明君的作派!”

    “但朕就觉得如此人生才畅快。”宋长臻听着声音甚是愉悦。

    “陛下不是这样的人。”太后却说。

    “哦?”

    “都是因为怨气。自长公主从海里归来,陛下就变了一个人。陛下,回来的不是长公主,而是这几百年皇室献祭公主们的怨气啊,陛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