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知意 - 第四章 一见倾心,由卿不由君 海上晚来香,与君配成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醒来的这些天里,宋云禾一直旁敲侧击的问询过关于此地的许多消息,按她的理解和估算,小秦国是个非常小的岛国,四面环水,但与内陆接触却也不是全然闭塞,只是海路十分艰难又凶险,出去的船,一百艘也不过一两船人能到了内陆,再能活着命返回的,似乎还没出现过。

    至于从内陆而来的船,活着的,宋云禾知道的,又近在眼前的,就只有救她上岸的这队人了。

    未雨绸缪,宋云禾想着,如果自己还要面临被投大海的可能,了解海域和逃生交通工具就是重中之重的事,而在她此刻的认知里,没有比这队人的消息更可靠的了。

    当然,宋云禾宣之于口的理由是,救命之恩,她应该当面道谢。

    灵雀深以为然,走在前面带路,回廊,长巷,弯弯直直的走了十几分钟,刚走近乾酩殿外,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太监尖细的声音。

    “几位一再推脱,可是要抗太后的懿旨不成?不论你们是从何处而来,有什么身份,到了小秦国的地界,可不得都盘着身子?眼下太后娘娘是请你们过去,没得给脸不要脸!”

    宋云禾眉头微蹙,“哪里的人,说话这样跋扈?”

    “是太后宫里的小太监,公主不喜便先回宫,陛下那里自会处置,无需介怀。”灵雀一边回话,一边变动了姿势站前方成护卫状。

    宋云禾些许迟疑,不知自己现在的身份能否介于此事,“太后身边的人我能不能指挥?这些人对我有恩,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受辱。”

    “公主殿下,您的身分尊贵,阖宫上下的奴才没有一个是您不能吩咐的。”灵雀抬头挺胸,语气里满满的豪气。

    宋云禾被感染的心安,点头道,“那就进去吧。”

    灵蝉听命抬脚进了宫门,站立,高声毕恭毕敬的唱了一嗓子,“长公主驾到!”

    宋云禾刚跨进门的脚惊的差点停在半空,随即又觉得好玩可笑,心里蹦着的紧张倒是缓下几分,嘴角弯弯含笑,提着裙子进了宫门。

    刚还在叫嚣的太监肥圆的大饼脸上一双小鼠眼,看到灵雀时还有些尴尬,但伸了伸赘肉的脖子,发现只有俩人,眼里轻蔑还连带着哼了一声,声音依旧尖声尖气,“灵雀姑娘,这可是外臣驻歇的前宫,你莫不是欺负公主不懂规矩,来此私见外男吗?”

    灵蝉未语,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太监被打翻在地,才横眉冷斥道,“知道是前宫,狗东西还敢在此撒野,屎都已经吃进脑子里了吗?”

    太监被打的半天没回过神来,就连宋云禾都惊讶的微张了嘴,实没想到看起来娇柔的姑娘动起手来,如此简单粗暴!随即又想到醒来那日,宋长臻一开口也是直接打杀,风格也算是一脉而承了。

    倒是那太监或许是因为痛的厉害,很快就回过神来,起身吐出两颗牙,血顺着嘴角流到了下巴,半边脸更是肿的像半边汉堡,出言狠厉,“我这只狗也是有主人的,灵雀姑娘公然行凶,到了太后面前不知你主子能不能救的了!”

    太监阴狠的目光落在了宋云禾身上,像一条吐信子的蛇,让她觉得皮肤发麻,不愿多有交集,吩咐灵雀道,“不用口舌之争,让他走吧。”

    “是。”灵蝉应的爽快,做足了奴仆听命的本份样子,对着太监冷哼一声,随即叫道,“阿轲大人,请将这没长眼的东西提走吧。”

    话音未落,宋云禾只觉眼前似有黑影闪过,恍然间地上的太监音都没发一声,人就原地不见了,自己发愣十数秒,都没能以科学的数据得出一个正常结果来。

    真真分不清谁的世界更奇幻了!

    “见过长公主殿下。”清冷如泉的声音将宋云禾的思维再拉回到了眼前。

    宋云禾面色讪讪,不知应不应该行礼,该如何行礼,只好上前,露出一个内敛又歉意的笑脸,“抱歉,惊扰到各位了。”

    然后,一抬眼人就再次愣住。

    星际时代因为基因自主的原因,容貌好看的,各型各款都比比皆是,即便有时审美疲劳,很快又会有新的面孔刺激你的视觉,所以在看皮囊这方面,宋云禾的眼睛是很刻薄的。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身姿挺拔如松柏,全身气势收敛也犹有气流周身涌动,面色清冷如高山雪岭,眉眼间却英气逼人无一丝矫揉造作,宋云禾大脑里只听到自己心跳如雷鸣的声音,竟想不出任何一个字来形容,此情,此景,此人。

    柴彧微低着头也在打量着面前的,小丫头。作为十三岁的皇室公主,她的身板实在太瘦小,柔弱如孩童。肤色因为常年眷养不见日照的原因白皙却无光华,更像深埋黄土不见天日的瓷器。一双眼睛却是极亮,明朗清澈有天上日月也有星辰大海。

    此刻,海里却荡起了涟漪。

    柴彧对这样的痴迷之色早已见的厌恶,心里略有失望,对已经拒绝的事情越加坚定,“劳烦公主殿下亲至,不知所谓何事?”

    “我,我。。。”宋云禾脑子还在惊慕中转不回来,语结,面色红成了一张枫叶,“我来道谢,谢谢你,谢谢你们救了我。”

    “公主也救了我们,两厢相抵,无需挂怀。”

    宋云禾只听说自己这具身体当时飘在海上闪闪发亮,给风浪里的船只最多不过是当了一次简易版航标,哪里能与救命之恩相比?但人既然这样说,自然就是表达不想交集的意思吧。

    宋云禾心底有些失落,像是迎头被泼了一盆霜水,刚退下的薄红又蹿至了耳尖,心神却是及时清醒了,“公子大恩不图谢,我却也不愿亏欠。听说公子的船受损搁浅,无法返航,可否带我去看看?”

    “公主殿下懂船?”柴彧身后一大胡子急急问道。

    “看过了才知道。”宋云禾保守回答,虽然自己不会造船,但毕竟有多年的科技知识,总能发挥作用的。

    知识改变命运,科技改变世界,这口号可是千百年的传承。

    “公主殿下,此事不可为。”柴彧却再次拒绝。

    “公子?”大胡子急了起来,被冷冷的视线扫过,瞬时闭嘴,面上焦虑却退不去。

    “为什么?”宋云禾隐隐有些生气的提高声音询问,她又不是要舔着脸和他一来二往的有交情,她不过是想给自己的出逃多找条后路!

    小脾气说来就来的样子倒有些像皇室的人了,柴彧想,但却不为所动,她不适合他能给的所有名分,一生待在有人庇护的国土才是她最好的命运,他既然救了她一命,就不能又亲手毁掉。

    “公主殿下身份贵重,自当更加明白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柴彧凉语三分,淡漠七成,“此处非久留之地,公主殿下请回吧。”

    宋云禾一时又羞又气,当真转身就出了乾酩宫。

    “殿下可不能气坏了身体,奴婢回禀了陛下定会狠狠教训他们一番!”灵雀小碎步紧跟像是要长翅飞翔。

    “做什么教训人?”宋云禾停下转身,气虽气,但跟人告状算怎么回事?她又不是稚子。

    “这宫里上下殿下才是主子,凭什么他让殿下走,殿下就非得走?这等没得尊卑的人当然要教训的。”灵雀振振有词。

    宋云禾愣了一下,转过弯来,是了,她现在可是封建等级社会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拥有发号施令的权利,要想去看那艘破船,还容得拒绝?

    “灵雀,咱们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