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知意 - 第二章 杖毙! 海上晚来香,与君配成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虽然宇宙星际时代已经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壁垒,可都是定向性的,宋云禾没想到一场核爆也能让她有这样的际遇,看这少年的神情,想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在时空隧道中消散,只这灵魂量子阴错阳差的进入了他长姐的身体。

    只是,不知道,他这位长姐是发生了什么,灵魂量子居然一点也没留下,让她找不到只字片语的信息。

    宋长臻体谅的没有再追问,只转眼盯着一众太医,“长公主身体如何?”

    “长公主脉息虚弱,寒气入体,需细心温养至少半年,方能恢复。”太医院首白来恙汇总了众太医诊断结果,叩首低声向宋谨之回禀。

    “那便立即去开温养的方子,白院首,你亲自负责。”

    “臣,遵命!”

    宋长臻挥手众太医鱼贯而出,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为首的白来恙险些与迎面而来的宫女撞上。

    “诸位如此忽忙,可是殿里那位已经醒了?”粉红色的宫女服,下摆绣着三朵腊梅,说话上挑着眉眼,语气更算不恭敬,与她那太后主子少说得有三分神韵。

    “如玉姑娘若想知道什么,进去看看便是,莫要挡了老夫的路。”白来恙正眼都未瞧她,更没个好脸色,说着话就绕身离开。

    如玉鄙夷的冷哼了一声,昂首挺胸去了殿门口,娇俏的声音如一只飞上高枝的黄莺,“陛下,太后着奴婢来传话,如果公主醒了,便请送回云殿,择日再行祭礼,以免触怒先祖们。望陛下以江山百姓为重。”

    宋长臻的眼神冰凉,握着宋云禾的手无半分松动,“端方,出去掌嘴。”

    旁边的老太监微有迟疑,“陛下,那是太后身边的一等宫女,此时发作再惹恼了太后,于公主无益的。”

    宋长臻眼睛微眯,像有利剑刺来,端方忙垂首跪下,“老奴有罪,陛下息怒。”

    “陛下,需要奴婢进来吗?”如玉的声音又传了进来,端方直面于地的脸上浮起一层虚汗。

    “阿轲。”宋长臻轻声唤了个人名,一身黑衣的蒙面护卫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殿内,跪首听命,宋长臻微微用力的握了握长姐的手,才缓缓道:“将人拖去西梧宫,杖毙!”

    黑影阿轲悄声退下,屋外恢复了沉长的安静,只老太监端方依然跪着,汗如雨露滴落在地,仿若有声炸开。

    宋长臻仿若不知,只抬眼看着自己的长姐,目光温柔如暖阳,“长姐莫怕,有长臻在,再不会有人能将你带走,没人能再伤害你。”

    宋云禾心中并无惧怕,因着此时她并不知道所谓杖毙是何意,也不清楚面前的少年手握什么样的生杀大权,她只在意自己是否能真的远离过去,“我可以永远生活在这里吗?”

    “当然!”宋长臻抬手摸摸她的头,笑意浅浅,眼神坚定,“长姐会活着,活的又长又好。”

    宋云禾的心安定下来,劫后余生的欢喜让一双杏眼晶莹璀璨,“你人真好。”

    宋长臻微怔,随即轻笑了起来,少年的脸,丹凤眼弯弯,终于有了一点清秀可爱的模样,“只要长姐好好的活着,长臻当个好人也不是不行。”

    宋云禾此时还不明白少年的话为何意,跪拜在地的端方却心神惊惧颤如残烛。

    有了软肋与逆鳞的人会比海底游龙更强大,也更具戾气!

    “眼下,长姐却是要先保重身体,吃点东西可好?”宋长臻只看了屏风一眼,即刻有宫女端了膳食过来。

    对于吃着各种营养液长大的宋云禾来说,谷物的香甜真是天赐的奢侈品。

    “长姐在看什么?”宋长臻执着汤匙亲自小勺的喂着姐姐,她张嘴自喝着,一双杏目清澈干净又毫不掩饰的喜悦,让人觉得怜惜,仿佛她不是自己的姐姐,而是刚初生的妹妹,宋长臻脸上的表情越加柔软,“长姐想知道什么?”

    “我以后还有机会吃这个吗?”宋云禾舔着唇问的小心翼翼,眼神落在空落的碗里,恋恋不舍。

    “长姐如今的身体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吃粥,莫要不开心才是。”

    “不会,不会,我喜欢的!”宋云禾说的太急嗓子又牵扯的连咳了几声。

    “长姐莫急,长姐喜欢的长臻自会都让其如愿。”

    “长臻真好!”

    宋长臻第一次听到长姐叫自己的名字,心头蓦然大恸。情绪来的凶猛,一时哽咽。

    宋云禾这次是真真实实的看见了少年眼里的泪光,有些慌乱又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悲痛,“你,怎么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